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衡州花鼓戏《喜盈门》

[复制链接]

64

主题

69

帖子

4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3
QQ
发表于 2022-5-20 12: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衡州花鼓戏《喜盈门》

人物表
赵寡妇 刘慧敏
赵玉珠 王媒婆
刁四 刘昌义
刘英杰 赵玉佩

序曲
合唱
唱花鼓  说戏文
道出一段巧爱情
巧爱情 才是情
两厢情愿是真情
双方暗恋几多情
一见钟情难道不是请
赵说情 李说情
赵钱孙李都说情
爱情到底是什么
谁也无法来说清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有媒为证才算婚姻
东村一个赵寡妇
西街一个老单身
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对面难逢春
不是冤家不碰头
碰头冤家喜盈门

第一场 嫁女惊变
【欢乐音乐声中,
赵寡妇上】
赵寡妇唱:
喜哈哈来笑哈哈
赵寡妇我今天把女嫁
女婿名叫刘英杰
英俊潇洒有才华
嫁妆备得样样全
莫让男方小看她
八铺八盖土棉被
湘绣绸缎牡丹花
八箱八笼摆脸面
小东小西也不差
数:
有坛子,缸子,罐子
杯子,脸盆,脚盆,
陶盆,和尿盆;
呷饭的有那:大碗,
小碗,高碗,矮碗,
宽碗,窄碗,筷子
都有好几色嘞;
还有那水壶,酒壶和
尿壶,大桶,小桶和
马桶
样样东西都不差
这真是前世修来好姻缘
成就百年并蒂瓜。
赵白:玉佩儿呀,
快来啰
玉佩上白:来了
玉佩白:十八姑娘一朵花
要做新娘舍不得妈,妈,
什么事呀
赵白:你看你啰,今天要
出嫁了呀,两脚和擦了油
一样,走起路来屁股都起
旋涡子风了
玉佩白:妈,你总是老不
正经
赵白:妈就是这个性格,
爱开玩笑,儿呀,花轿快
到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玉佩白:都准备好了
赵白:崽也,娘辛辛苦苦
磨豆腐养你十八年,今天
突然要出嫁,娘好似鱼刺
卡喉咙
玉佩白:娘,怎么了
赵白:难受呃
玉佩白:娘,女儿出嫁是
好事,你应该高兴才是呀
赵白:高兴 高兴
玉佩唱:(哀川)
母亲此生不容易
孩儿幼小父亲离
靠作豆腐养子女
一直守寡到今日
女大又要离母去,
母亲的恩情难忘记。
赵白:儿啊,快快起来
玉佩白:娘,你放心,
孩儿会时常回家看你的
赵白:蠢崽,咯是屋檐
滴水代接代,从古到今
都是咯样走过来的,你
莫为娘担心,你高高兴兴
去嫁人,我悠悠哉哉来
守寡
玉佩唱:(四平)
待弟成年讨个媳
伴你身边不分离
倘若有个合适的,
娘再嫁人莫孤寂。
赵白:娘老死巴老,
冒哪个要了
玉佩白:有人要,
有好多老者都想你呢
赵白:真的呀
玉佩白:真的
赵白:不是为娘我吹牛皮
娘要就不找,要找就找个
有钱的老头,崽也,莫
开玩笑哒,娘还有一桩
紧要的是要叮嘱你
玉佩白:什么事呀
赵唱:(采茶)
你拜了花堂入洞房
洞房之内莫惊慌
待夫揭开红盖头
劝夫饮酒交杯盏
铺好被子放好枕
夫妻双双去上床
千万要把口漱净,
(口漱净怎样)
免得打啵嘴不香。
玉佩白:娘,丑死人哒
咯有吗丑啰,哪个不
结婚,哪个不养崽,
娘出嫁的时候,你外婆
就是咯样教我的
玉佩白:娘,我晓得
赵白:你晓得啊,娘明白
了,咯件事只要到了洞房
里,连那个蠢子都晓得做
好哒,花轿快要到了,
赶快梳妆打扮去
玉佩白:知道了(母女
二人下,刁四上)
刁唱:(反洋烟)
刁四刁四好管事
想当侠客冒本事
东游街头西逛市
锄强扶弱乐滋滋
顺便收点手续费,
明推暗要搞银子。
刁白:赵大嫂在家吗
赵白:来哒,来哒,
是哪一个啊,哦,原来
是刁四大哥,快快请进
佩儿,快给你刁四叔上茶
玉佩白:来了,刁四叔
请用茶(下)
赵白:刁四哥呀,你老
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
寒舍里来了
刁白:一来给老嫂道喜,
二来打破侄女这桩婚事
赵白:刁大哥,你怕是
酒喝醉了,我女儿今天
出嫁是个好事,你莫打坏
我家的彩头啊
刁白:赵大嫂,你怕当真
还蒙在鼓里头
赵白:什么事啊
刁白:我说老嫂子呃
刁:(课子)
刘赵两家来成亲
街坊邻居都知情
花轿离此已不远
马上就到你家门
你可知刘家公子已得病
一病不起药用尽
说是成亲去冲喜
万一病故害女裙
我将实情告诉你,
免得你赔了女儿又折银。
赵白:刁四哥,此话当真
刁白:句句当真
赵白:哎呀,气死我了
赵唱:(骂鸡调)
闻听此言火攻心
只怪自己瞎眼睛
先知道刘昌义人厚道
冒想到做出此事情
你三番五次托媒人
我才答应这门亲
谁知你为儿来冲喜
将我女儿垫背身
骗婚冲喜岂可饶,
我定要找你说分明。
刁白:慢来,慢来呀
赵白:哎哟,我怎么慢
啰,花轿就要到门了,
我还蒙在鼓里,万一
新郎有什么三长两短,
我怎么对得起我那死去
的老头子呀
刁白:这办法吗,倒有
一个
赵白:有吗办法呀
刁:(课子)
办法是 你不发亲
看他做出如何反应
如果他坚持要发亲
你就要新郎亲自来上门
一不伤害两家和气
二又不损坏这门亲
万一那新郎病好转,
依是亲家就依是亲。
赵白:对,好主意
刁白:赵大嫂,真相告诉
你了,这个主意也给你出
好了,现在没有什么事了
那我就要走了
赵白:刁大哥,改日
再来喝杯酒
刁白:喝酒,赵大嫂呀,
还是你了解刁四呀,晓得
我每天都要点酒治病
赵白:你看我,是急昏头
了,刁四哥,这里有五钱
银子,你拿去喝杯酒,
来来来,莫嫌少
刁白:那我就多谢,
告辞了啊
赵白:万一我女婿真的
一病不起,这不害了我
女儿呀,有了,我不免
叫我儿出来商量商量一下
珠儿,珠儿,快来哟
(赵玉珠上)
玉珠白:姐姐今天要出嫁
喜坏了姐姐 忙坏了妈,
母亲,什么事叫得这样急
赵白:崽啊,不得了,
出事了
玉珠白:有什么事你就
快讲啰
赵白:刚才你刁四叔到
我家里说,你姐夫病了
玉珠白:病了
赵白:还是一病不起
玉珠白:一病不起,那他
为什么还要今天成亲
赵白:他是借你姐姐过门
与他冲喜,你想个什么
主意
玉珠白:母亲不用着急,
刁大叔的话不可不信,
也不可全信,等下花轿
来了,如果新郎没来,
就证明他重病在身,
就跟王妈妈说要见新郎,
如果新郎不来这边不发轿
看她如何
赵白:还是我儿有主见,
不亏事读书人
【音乐声中,王媒婆上】
王白:恭喜赵大嫂,
贺喜赵大嫂,新娘子准备
好了吗,准备好了就赶快
上轿,别误了好时辰
赵白:王媒婆呀王媒婆,
你和刘家合谋干的好事,
挖个眼来埋我
王白:赵大嫂,此话从何
说起
赵白:我来问你,新郎
来了没有
王白:没有来
玉珠白:哪有接亲,新郎
不来的道理呀
王白:哎也,赵大嫂,是
这么一回事,新郎早几天
偶感风寒
赵白:那现在呢
王白:现在马上就好了
玉珠白:既然快好了,
为何今天不前来接亲呢
王白:我说公子也,你又
不晓得,想你那姐夫的病
刚刚好,万一再次遇上大
风只怕又会引起旧病复发
赵白:只怕是一病不起吧
我说王媒婆呀王媒婆,我
赵寡妇辛辛苦苦守寡了
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儿女
长大成人能过上好日子,
万一这个男方死了,
你这不是害我女儿去守
活寡呀,你这个臭媒婆
王白:赵大嫂,莫急,
没有这么严重
玉珠白:王妈妈,你是
吃煤饭,穿煤衣,你只管
自己拿钱,不管人家死活
实话对你讲,今天不见
新郎来,休想叫我们发亲
赵白:对,你两头拿钱,
只怕没这好事,送客
【赵寡妇母子下】
王唱:(洋烟调)
媒婆生来命好苦
两头受气像谁诉
只为几个臭银子
两腿走断不停足
快到刘家去报信,
迎接新娘莫耽误。
第二场 代兄迎亲
【刘府厅堂,张灯结彩,
喜气洋洋,刘昌义上】
刘唱:(采茶调)
锣鼓喧天鞭炮响
刘府上下喜洋洋
我儿一病不起床
假婚冲喜消灾殃
百客已经坐满席
单等新娘来拜堂
但愿我儿病早愈,
早抱孙孙乐无疆。
【王媒婆急上】
王白:刘老爷
刘白:王媒婆呀,这
新娘子可曾接来了
王白:赵家不肯发亲
刘白:那又是为何咧
王白:刘老爷,不晓得
是哪个烂舌头烂嘴巴
把公子得病的消息泄露
出去了,现在那赵大嫂
是非要新郎到场才肯发亲
刘白:我儿如今病得连头
都抬不起,他又怎么好去
接亲
王白:只怕这个亲,是接
不回来了
刘白:王媒婆呀王媒婆,
当初你说我儿子大病在身
要用假婚来冲喜,还说
这新娘包在你身上,如今
这吉时已到,人不见人,
轿不见轿,你看让我这
左右邻居和那些亲朋好友
知道了,我的老脸又往
哪儿搁
王白:刘老爷,想当初我
也是一片好心,冒想到
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现在事已如此,总得想
一个良策
刘白:你看看,你如今把
它办成这样,我还有什么
好的良策哟
王白:刘老爷也,前些
日子,我看见你家慧敏
姑娘,她长得和她哥哥是
一个样子,不如叫妹妹
女扮男装,代兄迎亲,
怎样
刘白:使不得,这万万使
不得,想我那女儿,她是
女孩,又怎么能抛头露面
我女儿的闺阁要紧哪
王白:你女儿的闺阁是
要紧,可你又想到没有,
你刘老爷的脸面以及刘家
这么大一份家业,还有
公子那性命,不更要紧吗
刘白:要不得,这万一
闹出事情出来怎么搞呢
王白:不会出事,不会
有事的,想小姐平时大门
不出,二门不迈,更何况
她女扮男装,有王妈妈
陪同,保管无事
刘白:好,就按照你的办
越快越好,这正是...
王白:略施小计诓新娘
刘白:安排女儿巧扮装
(伴唱):
巧扮装,女扮男
桃代李僵添新乱
一计不成生二计,
好戏接着又开场。
(二人下)
第三场 替姐出阁
【赵寡妇家,音乐声中,
赵母子二人上】
赵白:珠儿,快出来,
听这锣鼓喇叭响,敢莫是
新郎来了
玉珠白:母亲,莫着急,
假如是姐夫亲自来接亲
那他呀,必定是副病态相
如果红光满面,形态自如
那必定是个假的
赵白:那该怎么办(耳语
慧敏白:王妈妈,这鞋子
太大走不稳
王白:冒关系,王妈妈
我扶着你
慧敏白:这衣服也太长了
等下踩着会摔跤的
王白:哎哟,我的小姐,
你走路的时候用手把衣
提起来不就没事啦,小姐
王妈妈招呼你的事千万要
记得,你真的想嫁,
王妈妈再给你做媒。
哎..赵大嫂,新郎来了
赵白:哦,新郎来了,
快快叫他进来
王白:公子赶快进去拜见
岳母
慧敏白:岳母在上请受
小婿一拜(被衣服绊倒)
王白:小姐小姐,我是
喊他小心点
赵白:记得小心点,
小心点
王白:小姐摔倒哪里冒
慧敏白:没有没有
王白:公子,这边坐着是
你妻舅,赶快给妻舅见礼
慧敏白:给妻舅——见礼
(行女人礼,煤见此急用
手推敏,敏跌倒)
赵白:自家兄弟不要行
这么大的礼,赶快起来
王白:赵大嫂,应该的
新婚三日无大小,应该的
玉珠白:姐夫快快请起
(二人相视)
慧敏白:王妈妈,这妻舅
长得好英俊,真是
一表人才
王白:怎么你看上他了,
小姐今天你代兄成亲,
千万莫露出女儿形态,
你真的想嫁,王妈妈再
给你做媒
慧敏白:多谢王妈妈
赵白:王妈妈女婿,
请上座
慧敏白:多谢岳母
赵唱:(四平调)
看他面容似我婿
举止形态有点怪
玉珠唱:
看他面容气色无病态
为何手脚往下栽
慧敏唱:(渔鼓调)
看他生得一表人才
我这里难免心潮澎湃
倘若能配此郎君,
不枉今生做裙钗。
王唱:(四平调)
看她相中此后生
时刻提醒别露态
今天是你代兄来接亲,
千万别把事情来搞坏。
左看右看不对劲
讲不出是非与好歹
玉珠唱:
看他像女又男装
此事叫我实难猜
赵白:崽啊,怎么样
玉珠白:三个字
赵白:哪三个字啊
玉珠白:看不懂
赵白:啊...
玉珠白:母亲,不如这样
我先陪他们下去喝茶,
再仔细观察一番,然后再
作道理
赵白:王妈妈,女婿呀,
让我儿陪你们到后堂喝茶
我女儿梳妆打扮好了,我
就来叫你们啊
王白:赵大嫂,那你就要
快点,那边等着新娘出
头碗呢
玉珠白:姐夫请
慧敏白:妻舅请
(三人同下)
赵唱:(长沙西湖)
女婿接亲已到家
如今分不出真和假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怎将女儿嫁与他
我儿观察有片刻,
叫他出来问真假。
赵白:珠儿,出来一下
崽呀,看出来没有
玉珠白:母亲,我发现
姐夫他没有男人的喉珠,
而且两耳都穿着针眼,
分明是个女的
赵白:哎呀,我想起来了
闻听人说刘昌义有一儿
一女两兄妹,未必这个
老鬼让女儿女扮男装替
兄前来迎亲,咯号绝兜
主意都想出来了,要的
你做初一,莫怪我做
十五,你把女儿来迎亲
我...我把儿子来出嫁
玉珠白:母亲,你要儿
男扮女装代姐前去成婚
赵白:对呀
玉珠白;我不去,丑死
人哒
赵白:这有什么丑的,
等下要你姐姐给你画点
眉毛,点胭脂,涂点嘴红
再穿上女人家的衣服,
你不说我不讲,没人知道
这个事
玉珠白:母亲,孩儿乃
一读书之人,男扮女装,
嗲声嗲气的,代姐前去
成婚,有辱斯文
赵白:也嘿,娘辛辛苦苦
养你这么大,一冒要你去
种田,二冒要你去砍柴,
连这点小事都不愿做,
娘养你有吗咯用
玉珠白:我不去,你是
女的,你自己去
赵白:娘老死巴老了,
那还要的,这怎么得了
来硬的行不通了,只有来
软的了,哎呀,我的老爷
我的姊妹啰,你怎么不带
我一起去死呀
玉珠白:今日姐姐的大喜
之日,你在这里哭哭闹闹
让外人知晓如何是好
赵白:有这个崽,不为娘
排忧解难,我想去了
玉珠白:我去啰
赵白:你去啊,那我还在
咯里哭死,咯就是娘的好
孝顺崽啰,是这样的,
把事情的经过跟你姐姐
讲一遍,然后要她帮你
梳妆打扮,好崽快去
王白:赵大嫂,新娘子
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
就赶快上轿
赵唱:
王妈妈 你请坐
新娘打扮漂亮 就出房
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下
我去泡杯 芝麻豆子茶
王白:只要新娘快一点点
什么事都好讲,赵大嫂,
你看你,现在崽女都长大
成人了,你也应该享福了
干脆王媒婆把你来做媒
赵白:王妈妈,我都快
四十岁的人了,人老珠黄
怕冒哪个要哒
王白:得了也,冒哪个
要啊,有人要有人要
王唱:(洋烟调)
你三十多岁正当旺
青春黑发无鬓霜
衣有衣相路有路架
屁股翘起还有崽养
婀娜多姿有女人样
男人就喜欢你这模样
明天我就去物色人,
梅开二度做新娘。
赵白:王妈妈,你莫
开玩笑了,这个事,等我
两个孩子都成家立业以后
再说
王白:要得要得,到那时
我王媒婆又来给你做媒
赵白:王妈妈,你看,莫
冷落了新姑爷,你去陪他
王白:赵大嫂,我去陪
新姑爷,你那边就催女要
快点(下)
赵白:珠儿,准备好了吗
快出来
玉珠白:来了(男扮女装
故作姿态在滑稽音乐中出
赵白:哎呀嘞,咯和你姐
一个样子啦,莫说外人看
不出,就连为娘的差点都
认不出来了
玉珠白:母亲,这真是
丑死人了
赵白:不丑不丑,不过,
就是你这个路架子走起来
不像
玉珠白:路架子呀
赵白:不像个黄花妹子
走路
玉珠白:黄华妹子怎么
走呀
赵白:黄花妹子走路——
崽也,娘现在也说不清了
是这样的,还有点时间娘
来教你,过门去了,
要给你公公婆婆敬茶,
娘边教你走路,你边端着
盘子走一下,黄花妹子
走路呢,首先这双脚要
夹紧,从慢到快,跟着学
来啰(走闺女步)怎么样
玉珠白:母亲呀,脚夹
这么紧会烧裆不
赵白:蠢崽,你看哪个
女人走路烧过裆啰,
崽呀记得,三天后要回门
莫得娘在屋里着急
玉珠白:好(红布盖头)
赵白:王妈妈女婿也,
快来
王白:来了来了
赵白:打扮准备好了
王白:准备好了呀
赵白:快进,快请进
王白:下面的人听着,把
喇叭给我吹起来,把锣
给我敲起来,接新郎新娘
回府哟(珠,敏下)
赵白:王妈妈,辛苦了,
好走呀(王下),这一下
我总做到那个刘老鬼了
(下)
第四场 弄假成真
伴唱:(十字调)
女扮男装接新娘
又替兄来拜花堂
只怕冷落了新娘子,
谨遵父命入洞房。
慧敏唱:(过江)
手牵嫂子心惆怅
今晚代兄做新郎
入得洞房用目看
两支红烛轻摇晃
红烛尚且分龙凤,
我与嫂子怎圆房。
(樵楼鼓敲三更)
伴唱:
樵楼打罢三更鼓
闷坐洞房无言语
慧敏唱:(劝夫)
只见嫂子那厢坐
叫我怎好把话吐
只怪父亲行此事
骗嫂成婚将人误
我将此事来说破
她会谅解我的父
轻轻揭开红盖头,
我是刘慧敏你的小姑姑。
玉珠白:啊,果然不出
我母子所料,待我上前
问个明白,(学女声)
刘小姐,这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呀
慧敏唱:(四平)
只因哥哥得重病
一病不起药用尽
我父听信媒婆言
假婚冲喜驱病身
你母要婿来接亲,
我女扮男装来成婚。
玉珠白:你当真是个女的
慧敏白:你要是不信,
那你就来看呀
慧敏唱(渔鼓调)
哪有男人无喉珠
哪有男人耳穿孔
哪有男人三寸脚,
哪有男人**前挺。
玉珠白:你当真是个
女的,我却不信
慧敏白:你要是还不相信
你再来看呀
伴唱:
想看 怕看 不敢看
想亲 怕亲 不敢亲
只见她柔情似水暖我心
止不住热血沸腾往外喷
玉珠唱:(南数板)
果真是个女裙钗
洞房之内乱方寸
(四平)
天天思念美娇娘
娇娘咫尺不敢靠近
今有美女在眼前,
手发麻来脚重如千斤。
慧敏白:嫂嫂——
玉珠白:啊呀——
玉珠唱:(过江)
老天赐我一美人
今夜花烛来成亲
弄假成真古之有
我步古人之后尘
(哎呀)
我乃代姐来成婚
摸清情况回家门
万一出了什么事,
叫我怎好出此门。
慧敏白:嫂嫂,你我
一同安睡去吧
玉珠唱:(渔鼓调)
看她妩媚坐一旁
我热血沸腾心难静
我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
我不是出家何时和尚不吃荤
我将真情对她讲
但愿真心换真情
走上前来施一礼
有请小姐听分明
我不是你嫂赵玉佩,
(那你是谁)
我乃代姐来成婚。
慧敏白:你是妻舅——
玉珠白:正是——
慧敏唱:(南数板)
大胆狂徒赵玉珠
有辱斯文空读书
你男扮女装该何罪,
告到官府坐监狱。
玉珠唱:(四平)
你告官府我不怕
你女扮男装将我娶
你错先来我随后,
看哪个赢来哪个输。
慧敏唱:
我现就去喊人来
叫人将你打出府
玉珠唱:
打我出去你丢丑
生米未煮饭已熟
慧敏唱:
如今叫我怎么办,
玉珠唱:
天赐良缘莫辜负。
慧敏白:你是想要与我
成婚吗
玉珠白:我说小姐呀
玉珠唱:(四六)
我们天生是一对
上天有意来相配
双方父母巧安排
又有王妈妈作大媒
我们已经拜了堂
圆房只差一床被
珠,敏唱:
你若不把兄来替
哪有今晚鸳鸯会
伴唱:
好个潇洒的公子郎
好个妩媚的巧新娘
既然上天已安排
弄假成真配鸳鸯
良宵一刻值千金,
莫误青春好时光。
第五场 骗亲失女
【二幕前,时隔三日,
刘英杰拖病体上】
英杰唱:(长沙西湖)
人逢喜事精神爽
大病初愈下了床
草药吃了几大萝
总算熬过鬼门关
闻听为我来冲喜
前日新娘已进房
听此喜事心高兴
身上好了一大半
只因科考将临近
寒窗夜读到天亮
怕是寒风侵我骨
春寒易病身难挡
心想前去看我妻
怕妻瞧见我病相
不如偷偷前去看,
站在门侧望一望。
【珠,敏二人搂抱上场】
合唱:
男欢女爱似蜜糖
三天光阴只嫌短
慧敏唱:
今日你要回家去
玉珠唱:
明朝我遣媒人还
英杰白:哎呀,这个贱人
竟敢在我的新房之内做出
这等苟且之事,这还得了
开门
慧敏白:门外是哪一个呀
英杰白:我是你哥哥
刘英杰
慧敏白:是我哥哥来了
(玉珠四下寻找,跳窗
摔下)
慧敏白:(开门)哥哥
英杰白:你这贱人(打敏
耳光,四下寻找)你给我
实讲,那个野汉子哪里
去了
慧敏白:哥哥,我没有啊
英杰白:还没有,哥哥我
是亲眼所见,你跟那个
野汉子在那里搂搂抱抱
也就罢了,你还这样啵、
啵、啵在亲嘴啦,你跟我
讲,那个野汉子到哪里
去了
慧敏白:哎呀,哥哥
我真的没有
英杰白:你不讲,我去
有请爹爹(二人转过
二幕,到刘府厅堂)
有请爹爹
刘白:儿啊,你的病
刚好,怎可到处乱走
英杰白:这都是你女儿
做的一桩好事
刘白:我的女儿怎么了
英杰白:爹,孩儿今天
病体稍好,想去新房
之内看我的新娘子,
谁知,孩儿来在新房
之外只见妹妹她,她和
一个野汉子在那里搂搂
抱抱也就罢了,她还跟
一个野男人在那里这样
啵、啵的亲嘴
刘白:这可是你亲眼
所见啊
英杰白:孩儿我亲眼所见
刘唱:(南数板)
闻听此言怒万丈
黄花闺女偷野汉
我家门风被你坏,
活活打死见阎王。
慧敏白:爹...
慧敏唱:(反西湖)
只因哥哥病在床
假婚冲喜惹祸殃
你将女儿扮男装
她用男孩扮娇娘
父母双方巧安排
我们已经拜了堂
他有请来我有意,
求爹爹促成我们配成双。
刘唱:
我先想用计来骗婚
谁知道把女儿都赔上
慧敏白:爹爹...
刘白:你们两个都给我
滚下去
英杰白:妹妹,都怪哥哥
错怪你了(二人下)
刘白:这个老寡婆子好
狠心啊,她不把女儿送来
倒还罢了,还派个崽来把
我秧嫩的黄花闺女是这样
活活的糟蹋了,我是越思
越想越有气,走,找那个
寡婆子讲理去
伴念:
哈哈哈,嘻嘻嘻,嘻嘻
先向此事无人知
谁知反被别人戏
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弄巧成拙害自己。
第六场 定计说媒
【幕前,王手拿手帕,
急匆匆上】
王唱:(卖杂货)
乌鸦清早叫哇哇
叫得心里直发麻
那天刘家女扮男
说是婚姻事搞砸
洞房两个抱一砣
七扯八掖喊死甲爷
要我媒人去说清
说不清楚会扯麻纱
为人千万莫做媒
做媒之人遭人骂
夫妻和顺尤小可
夫妻吵架将媒人骂
骂归骂来打归打
媒人总要把饭呷
硬着头皮去赵家,
说和两家莫吵架。
刁白:(内喊)王媒婆
你慢走(右手拿彩扇上)
刁唱:(夹数板)
你慢点走来慢点爬
你又去哪里把财发
怒火冲天为哪桩,
脸黑横眉咬银牙。
王唱:
一见刁四眼红殎
恨不得敲你一伞把
你是一个长舌嘴,
和舌嘴是非嘴,刁事嘴,
好吃嘴,硬是一张烂嘴巴
你到赵家刁舌不要紧,
砸了我的招牌散了我的架。
刁唱:
莫生气来慢说话
有什么大事帮你化
王唱:(过江)
刘家女扮男装去迎亲
(刁白:听说了)
赵家男扮女装来出嫁
(刁白:好主意)
两个新人冒到场
(刁白:搞不成)
两个假的床上把戏耍
(刁白:拐场哒)
刁唱:
亏你打了一世的岩鹰
(王白:是的啰)
这回被麻雀把眼啄瞎
(王白:上了当)
平时想方设法骗别人
(王白:说得对)
这次被骗成了晕脑壳鸭
王唱:
你是说的风凉话
(刁白:冒啊)
还是帮我想办法
(刁白:是的)
顶多我把银子全给你,
(刁白:不要)
拜托你这个刁菩萨。
刁唱:
银子你还是拿回家
主意我一定帮你拿
王唱:
不要银子不要紧
我帮你找个刁大妈
刁唱:
别的事情暂莫讲
刁四为你解疙瘩
哥姐婚事已定局,
王唱:
弟弟妹妹饭熟哒。
刁唱:
干脆来一锅大杂烩
有鸡有鸭有鱼虾
王唱:
请你把话说明白
怎么扯上鸡鸭和鱼虾
刁数板:
自古道天上无云不下雨
地上无媒乱章法
你再去刘赵两家把婚说
撮合弟妹婚事为最佳
王唱:
万一双方父母不同意
这火上添油将我骂
刁唱:
双方父母已知此事
打掉牙齿当骨头呷
生米已经成熟饭
理当就汤下面把阶梯下
刘赵两家爱面子
遮丑只好男婚女来嫁
事情办好两家人高兴,
包你银子大把拿。
王唱:
此计出得真是好
刁唱:
八字一撇还差一捺
王唱:
我去刘家说服刘昌义
刁唱:
莫到赵家来吵架
王唱:
你去赵家探口风,
刁唱:
商量好了再回话。
赵白:好哇
王唱:
刁大哥顶呱呱
钻中拉媒你是行家
刁唱:
王媒婆 你莫夸
比起你来我还差
王唱:
你不差 是老大
刁唱:
你不差 你老大
王唱:你老大
刁唱:你老大
王唱:老大...
刁唱:老大...
老大不老大
王唱:
填眼打补巴
刁唱:
只要补得好
王唱:
成全小冤家
刁唱:这正是...
一门好婚事
王唱:
两个小冤家
刁唱:
三生都有缘
王唱:
四个来成家
刁唱:
午时来拜堂
王唱:
六亲众口夸;
刁唱:
一门好婚事
王唱:
两个小冤家
刁唱:
三生都有缘
王唱:
四个来成家
刁唱:
午时来拜堂
王唱:
六亲众口夸
刁唱:
七杯八盏同贺喜
酒醉食饱乐哈哈
(二人下)
第七场 闹婚结亲
赵唱:(三川)
太阳已经上山竿
过门三天儿未还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右眼皮乱跳心胆寒。
【玉珠慌慌张张急上,
进屋随手关门,坐在
凳子上喘气】
赵白:儿啊,你回来了
怎么样了啊
玉珠白:母亲啊,出
大事了
赵白:出大事了,出
了什么事啊
玉珠白:我咯母亲呃
玉珠唱:(快西湖)
你要我男扮女装做新娘
我拜过花堂入洞房
新郎他是女儿身...
赵白:是女咯啊,那
怎么办啊
玉珠白:当晚我就失了身
赵白:前天晚上冒落雨,
怎么会打湿身
玉珠白:是失了童子身,
我现在已经不是正宗的
黄花徕几哒
赵白:呸啾,莫乱讲,
到时候冒得哪个妹子要你
后来呀
玉珠白:母亲呃
玉珠唱:
我两个抱着上了床。
赵白:哎呀,这时候你吗
不忍一下
玉珠白:你讲得轻松,
一个青春,一个年少,
两厢情愿,怎么忍得到
赵白:霸蛮都要忍哒,
后来呀
玉珠唱:(快西湖)
良宵苦短天已亮
姐夫前来看新娘
一见我俩抱成团
高声喊叫来捉奸
吓得我跳窗逃回来,
现在还和打摆子样。
赵白:哎,先想要你去
救姐姐,哪晓得连甲崽
都丢了,等下刘老鬼打
上门来,看你怎么办
【刁四上】
刁白:开门,开门
赵白:哪一个
刁白:我先吓吓他们,
我刘昌义
赵,珠白:啊
玉珠白:母亲啊,打上
门来了,怎么办啊
赵白:你进屋去(珠下)
刁白:还不开门,再不
开门,老子就要破门
而入了
赵白:也嘿,咯甲老鬼
还蛮嚣张啦,要得,我
打呱你甲嚣张气(拿扫把
打刁头)我打死你咯甲
刘老鬼
刁白:哎哟
赵白:啊,是你啊
刁白:赵大嫂啊,你怎么
拿扫把乱打人啊
赵白:我还以为是刘老鬼
打上门来了嘞,进屋进屋
(同进)不好意思,我去
给你泡杯茶来(下)
【刘昌义气冲冲上】
刘白:赵寡妇给我滚出来
赵白:哟,亲家老子来了
快快请坐,刁四哥,你
喝茶
刘白:呸【赵惊得把水
泼在刁身上,刁:哎哟】
刘唱:(快西湖)
你做事缺德把人欺
害我女儿破了瓜
赵唱:
这事都是你引起
不怪自己你倒打一耙
刘唱:
我用女儿来接嫂
你为何用儿害我家
赵唱: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想占便宜我冒咯傻
刘唱:
今天不把事讲清
休怪老夫将你打
赵白:也嘿
赵唱:
老娘不将你来骂,
反说要将老娘打。
赵白:你想打架是吧,
我早三天就想打哒
(一扫把打在刁身上)
刘白:你拿扫把打我,
我用脚踢死你这个泼妇
(一脚踢在刁下身)
刁白:哎哟,踢到我的
活地方啦
刘白:你这边可站,那边
也可站,为何偏要站在
中间
刁白:我还没生子啊
赵白:你甲死老鬼,你有
咯样毒,我要打烂你的
狗头,让你变甲勾脑壳
和尚【刁站在中间劝架,
双方拳脚扫把都落在刁
身上】
刁白:哎哟,打死人哒
【躲桌子下】
赵白:老鬼,我打你不到
是吧,我就来哒【激战中
赵一扫把打在刘头上】
刘白:哎哟,你打我的
脑壳,俗话说得好,男子
头女子腰,你打我的头,
我就掐她的腰
赵白:你甲老鬼,你耍
流氓啊【王上,两人抢
扫把打在王头上,王
坐地下】
赵,刘白:都是你害的
【一人一边抬起王】
刁白:莫打哒,莫打哒
【从桌子底下爬出来】
王婆婆啊
王白:刁四哥
刁白:你这时候才来,
我说二位也
刁唱:(木马)
生米已经成熟饭
王唱:
不如将错配鸳鸯
刘白:那不行,我女儿
长得咯漂亮,要嫁绝世
美男姓诸的
赵白:猪八戒
刘白:诸葛亮
赵白:呸,你不肯,我
还不得肯嘞,我崽长得
好帅气,要讨绝世美女
姓王的
刘白:王八蛋
赵白:王昭君
王,刁白:二位呃
刁唱:
两家儿女已相爱
王唱:
何必将丑事向外扬
赵白:冒关系,哪个男人
没有三妻四妾,可女的就
不好说了,我看你那女儿
嫁是嫁不出去了,实在
冒得,不如留到屋里自己
用吧
刘白:你看咯甲寡婆子,
咯哪是人说的话啦,你
守寡咯多年,到现在不
嫁人,难道是养甲崽留到
自己用啊
赵白:你甲老鬼还口臭
【刘,赵打架,王,刁
扯开】
刁唱:
今天再请她做媒
两家成亲才风光
王白:好了好了,千错
万错都是我王媒婆的错,
千怪万怪都怪我一个人
刁白:你看,你们打也
打了,骂也骂了,气也
该消了
王白:总不能为了你两
个人生气,害了两个孩子
的终身大事
刁白:对呀,俗话说得好
家丑不可外扬,现在只有
给他们成亲拜堂才是正理
王白:刁四哥说得对,
不如我王媒婆又向二位讨
杯喜酒吃,你看怎样
刁白:好,好
赵白:就不知道他们意下
如何
王,刁白:他们都在屋
外面,不如叫他们进来
公子,小姐,快进屋来
玉佩白:见过公公
英杰白:见过岳母
玉珠白:见过伯父
慧敏白:见过伯母
赵,刘白:快快请起,
刚才王妈妈说了,将你
许配玉珠(慧敏),你们
意下如何
珠,敏白:多谢母亲
(爹爹)
王白:好啊好啊,这真是
双喜临门,刘老爷,
赵大嫂,我王媒婆有句话
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赵白:当讲无妨
王白:你看,现在他们
兄妹四人都成了亲分了家
到时候就剩你两老了,
你是单身,你守寡,干脆
你们两个一起拜堂成亲,
怎么样
众子女白:好,好,要得
要得
刘白:要不得,要不得,
她这样恶把她讨回去,
天天拿扫把追哒我打,
这人都会打死,我打单身
都要得
赵白:我呸,还没嫁到
你家去就要打人,如果
真的嫁到你家去了,人
都会被打死,我宁愿
守活寡,也不会嫁得你
刘白:你不肯,不晓得
有哪个肯要你,算了,
你那丘田还是留到屋里
自己去养鱼
赵白:我养鱼,养泥鳅
都不管你的事
英杰白:爹爹呀
英杰唱:(过江)
王妈妈说得有道理
兄妹成家你老守孤寂
慧敏唱:
不如将她接过门
两家欢喜住一起
玉珠唱:
王妈妈说得有道理
孤寡一人好悲凄
玉佩唱:
不如合拢做一家
椿萱并茂皆欢喜
珠,杰唱:
从此两家亲上再加亲
敏,佩唱:
家庭和谐美满世间奇
珠,杰唱:
你们又做外公又做外婆
敏,佩唱:
又做爷爷奶奶又做夫妻
众子女唱:
我们四个兄弟姐妹
合在一起乐无比
望求二老消消气
儿女们给二老行大礼
英杰白:爹爹,有道是
扁担莫离萝,秤杆莫离砣
这是好机会,千万莫放过
这个婆婆要得,抓紧
刘白:儿呀,爷老子手抓
绷紧的
玉珠白:母亲啊,这扫把
来扫灰,达成老来配,要
想成夫妻,赶快将他追
赵白:崽啊,娘心里面
怎么像打鼓样的
玉珠白:母亲,你先开口
咯又不丑
众子女白:讲啰,快讲啰
赵白:老者啊,算哒,你
也莫翘了
刘白:年级来哒,也
翘不起了
赵白:不看在我儿女的份
上,你想讨到我嘛,休想
刘白:如果不看在我儿女
的份上,你想嫁给我,
没门
王白:哎呦,刘老爷啊
刁白:赵大嫂啊
王白:好了好了,今天
是个好日子,干脆你们
三队一起拜堂成亲
刁白:我啊
众人白:你,哈哈哈..
合唱:
唱花鼓  说戏文
道出一段巧爱情
巧爱情 才是情
两厢情愿是真情
双方暗恋几多情
一见钟情难道不是请
赵说情 李说情
赵钱孙李都说情
爱情到底是什么
谁也无法来说清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有媒为证才算婚姻
东村一个赵寡妇
西街一个老单身
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对面难逢春
不是冤家不碰头
碰头冤家喜盈门
【在欢乐的音乐声中,
四对造型亮相】

全 剧 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戏会介绍
关于戏会
戏会成员
社会公益
资讯活动
新闻资讯
戏迷活动
送戏下乡
联系戏会
联系我们
申请入会
广告合作
关注我们
网站地图
官方空间
戏迷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