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衡州花鼓戏《百忍堂》

[复制链接]

45

主题

50

帖子

39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0
QQ
发表于 2020-5-6 16: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屈家富口述;由王前禧校勘付印

前记
  《百忍堂》是衡阳花鼓戏传统剧目之一。目前也是衡阳市区各乡镇常演剧目。描写宰相张公艺,悬挂“百忍堂”,八洞神仙铁拐李,见他只有九十九忍,化作花郎戏弄他,多方刁难,张公艺处处忍让,最后铁拐李留诗而别。
  这个剧本,是衡阳花鼓戏老艺人屈家富口述,由王前禧同志校勘付印。
  人 物 张公艺  老生
  七公子  小生
  七娘子  小丑
  门 官  小旦
  铁拐李  净
  恭伯伦  小丑
  (铁拐李上。)
  铁拐李 (念)吾在云端过,
  观看事如何。
  吾乃铁拐李仙,闷坐道房,待我出房游玩一番。
  (唱“神调”)
  自幼修神在江边,
  苦炼苦修成八仙,
  东南西北用目望,
  红尘地界闹喧喧。
  慧眼观看张府内,
  张府悬挂百忍匾。
  且住!方才出房游玩,张府三桩喜事改做一件,他只有九十九忍,百忍不全,不如瞒着玉皇,私下红尘,戏弄他的百忍堂。两旁无人,待我摇身一变。
  (唱“神调”)
  一变二变将身变,
  (化身恭伯伦上。)
  恭伯伦 (唱)三变四变变偶然。
  (课子)想当年,下扬州,寄名还在五井头,行过了上街头,下街口,遇着一般女丫头,她们摇摇摆,摆摆摇,摇摇摆摆现出一双手,好似玉莲藕。顽花郎走上前,连咬二三口。后面来了一般冒失鬼,撵背心,还我三拳头,打得化子伏在地,鲜血似水流。扯也不要扯,泪也不要流,化子不能好风流。爬起来,又要走,一走走到城隍庙,偶遇天色将晚了,无被盖,用稻草,砖头瓦片做枕头。蚊子叮,臭虫咬,醒来还是五更头。爬起来又走,走过五庙和六庙,五庙更比六庙高,庙前庙后都走到,一走走到火神庙,看见一帮好玩友,打鼓的是班头,唱戏的是玩友,内中有几个好角色,唱生唱旦又唱丑。唱的是秦桧、班超、梁山伯访故友,郑子明买香油,好一个唱大花脸的,鼓起两眼象水牛。
  (念)雪落高山坡,
  身穿衣不多,
  风吹莲花动,
  有尿不敢屙。
  在下改名牌楼院,姓恭名伯伦,张府三桩喜事他既做得,我就去得,闲话少讲,阉进张府。(唱)一变二变将身化变,三变四变变得偶然。有人知道我是天界之上,汉、吕、曹、张、蓝、何、铁、韩、铁拐李仙化变。有等不知,各省各界,头戴蓝顶,身穿半截腰袄,脚穿芒鞋,手拿竹鞭,肩背一个烂袋,俺是游食一般下贱。细看凡间多少人不能好善,分出上、中、下三等,上等人为官为宦,前生修成庵堂寺院;细看中等,亲事道成,官司道散,说和人家几桩喜事,就在阎王面前,阎王见他好善,放他二次投生,赐他富贵双全,莫学下等,最不好善,人家相骂,暗地助言,人家相打,暗地帮拳,失手失足打死人家子弟,阎王见他不能好善,放在阳间二次投生,缔就他的阳寿,未曾定他的良田,跛脚的跛脚,麻脸的麻脸,缺的缺口,瞎的瞎眼,手脚都该烂断,脚又只长只短,这才是前生为生不好善。我在南天慧眼观看,得见张府三件喜事改做一件,长子头名状元把科登,他的七儿洞房今夜新人团圆,老宰相二老逢十寿诞,唐皇恩赐百忍堂匾。大炮三声震动南天,来了卧龙岗前一个铁老神仙,下了凡来变成一个狂生,戏弄他的百忍堂匾。闲话少讲。
  (唱)东方驾朵青云,
  南方赤云层层,
  西方驾朵白云,
  北方黑云出现。
  中央驾朵黄云,
  五色云端,张府不觉在眼面前。
  来到张府门边,一座这大的府衙,都没有人守门。啊,这边还有诗句,待我看来,上面写的是:“公宰相、父宰相、子宰相、孙宰相,父子公孙都宰相,富贵足矣。”好大的口气!写的富贵足矣。看这边还有对没有?咦?无人还对,他们为官为宦,写的是诗文之对,我这个叫化子,没有才学,尘埃检它土块写在这里,狗里狗屁。下联写的是,“公化子、父化子、子化子、孙化子,父子公孙皆化子,穷斯滥也。”那一旁富贵到头,这一旁贫穷到底,若是老宰相知道这是哪个写的,有七爷、老宰相在内,待我涂没涂没。没有人出来,有面大锣在此,为官为宦,爱的是送礼、恼的是讨米,待我摇动大锣。
  (门官上。)
  门 官 (唱)我在相府听用听用,
  相爷待我恩重恩重,
  王孙公于来送礼,
  迎接不送,迎接不送。
  (念)相门深似海,
  不许乱人踩,
  如有乱人踩,
  打他变螃蟹。
  恭伯伦 打你变蟆蝈。
  门 官 好大的胆子,叫化子!
  恭伯伦 客,恭客大老爷。
  门 官 叫化子就是叫化子,说什么恭客?
  恭伯伦 你是咯家的吗?
  门 宫 我正是张府的。
  恭伯伦 你是张府什么人?
  门 官 门官老爷。
  恭伯伦 哦,门闩老爷。
  门 官 门官!住在相府地,三岁儿童都是七品官。
  恭伯伦 你是守门的吧,嘿嘿,养崽不争先,听人把门闩,养崽不享福,好人变家奴。随前跟后,述是什么官啊!你肯关(官)到矮屋子里去。
  门 官 不要唠叨,你到此作甚?
  恭伯伦 来赶酒的,这还用问。
  门 官 你来早了三天。
  恭伯伦 咯要哪一年才得来啊?
  门 官 那不是相爷出了谕示,今天的酒席,明天的客官,后天的门官,要门官老爷吃剩的残汤剩菜,才开你这般的下等。
  恭伯伦 这是哪个讲的?
  门 官 老宰相讲的,门官老爷所传。
  恭伯伦 这句话听起来是老宰相讲的,若是你这个平石头(注)喫混账饭讲的,你近前来,摔你一把鼻涕。
  门 官 好不爱干净,肮脏,站开!
  恭伯伦 这它鼻涕,发摆子,发伤寒,发你东杠(虹)日头西杠(虹)雨,要你九十九年冇运走得。快与我到内面去通传一声,门外来者是顶儿、瓜儿、帅儿、妙儿、叫化子头儿,要你那老宰相整冠束带,大摇大摆将我迎进府去,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美女十名,与我陪宴,吃过醉而不醒,醒而不醉,如若迟延,不与你这东西讲话,老夫打马回府去了。
  门 官 你的马在哪里?
  恭伯伦 我是骑竹马。
  注 平石头,方言,意即为主人出谋划策的忠实奴仆。
  门 官 你看这个东西,好大的口气,要给他一个下不去!我来问你,哪个请你来的?
  恭伯伦 叫化子要人请,哪有这么多人发请帖?
  门 官 哪个接你来的?
  恭伯伦 叫化于要人接,哪有这么多人抬轿?
  门 官 你手里拿着什么?
  恭伯伦 擎天柱一根,在乡下打那些伴虎作威的平石头,吃混账饭的。
  门 官 你打得好,借把我。
  恭伯伦 借把你罗,你要跟我讨米吧!
  门 官 我还要跟你讨米,知不知道你的规矩?  
  恭伯伦 我的规矩好大,早晨讨到午饭吃,午饭讨到明早晨吃。
  门 官 不是你这个规矩,借你给的竹鞭打你无事。
  恭伯伦 打叫化子?这个叫化于打不得咧!打了闹口舌,你若打了这个叫化子,要你碎尸万段。
  门 官 你骂得好,老子遇头打头,遇尾打尾。
  恭伯伦 两头两尾你都打过。中间呢?
  门 宫 中间拦腰一鞭。  
  恭伯伦 真的打人,要得,我手又有端豆腐,我不晓得打你!
  (两人互打,泰伯伦装假睡地上,张宰相暗上。)
  张公艺 (对门官)嗯,还不下去! (门官下)
  恭伯伦 哎哟!你屋叫化子打死罗,咯一放赖又放给哪个看?给我打一顿就跑了,你跑不掉,要打就打到他神龛上去。还是先打到厨房去,等他上笼,扯起竹鞭将他笼划倒。锅烧圆、刮圆、黄雀肉都打在地上,他们不会吃,是我叫化子吃的,我捡起吃饱我的肚子,后再找张公艺算帐。嗯,就是这样!七打八打,呵哎,真打个黄瓜煮芋于出来了。
  张公艺 王冠玉带不讲。
  恭伯伦 王冠玉带!坐在上面的是我个崽!
  张公艺 嗯!相——
  恭伯伦 相字未曾出口。老宰相请上,顽花郎宫服已短,穷斯滥矣,前来碰几个鼻子
  张公艺 碰头子。
  恭伯伦 你老人家为官为宦,吃不尽山珍海味,穿不尽绫罗绸缎,吃的肉骨高高,牙骨矮矮,就是碰头子。顽花郎在牌楼院前饿得我黄皮刮瘦,刮瘦黄皮,吃的斋汤稀饭,肉骨矮矮,牙骨高高,岂不是碰鼻子。
  张公艺 到底是碰头子。
  恭伯伦 碰一个头。
  张公艺 有了。
  恭伯伦 碰二个头。
  张公艺 够了。
  恭伯伦 外加一个响头!张公艺 老夫愧受。
  恭伯伦 你老人家不罪我,就起来讲话,若是罪我,跪到巍巍乎,荡荡乎,跪到不亦乐乎,我都不敢起来。
  张公艺 起来说话。 
  恭伯伦 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语,哎哟!
  张公艺 化郎,家住哪里?高姓大名?为何在张府门前吵吵闹闹?
  恭伯伦 家住熬乐国人氏,寄居在中国牌楼院,姓恭叫伯伦,闻听你张府喜事三件,大炮一响,我两脚两赶,越过三十六座岭,走到槽门外前,听到厨房内面煮起喷喷香香,心里一想,喉咙一痒,前来赶酒赶汤,碰到门闩。
  张公艺 门官。
  恭伯伦 门官,他借重你的虎威,抢去我的竹鞭,将我饱打一顿,打人不要紧,还不晓得打烂我的动用没有?
  张公艺 你去看来。
  恭伯伦 啊哎,这头打碎了,那头打烂了,老宰相,打烂我的砂罐子了罗。
  张公艺 小事,多买几个赔你就是。
  恭伯伦 你说是小事,我看是大事咧!买几个赔我,不是宝庆烧的,便是湘乡挑的,二十四个钱,三十二个钱。谁不知我这砂罐有个蛮大的去头!
  张公艺 来头。
  恭伯伦 来得又去得,去得又来得。你老一十三代的宰相,莫说我这叫化子来轻薄你,我是一十三代半的叫化子,一代一代传到我是半代,不放油有油味,不放胡椒、班(辣)椒里面麻麻辣辣,不放酒,哈口气,揭开砂罐看,胡子酒、烧酒任我醉。你有这样的好宝贝给我看看,我总不敢放屁。
  张公艺 你有这样的无价之宝,如何在外游食讨口?
  恭伯伦 哎呀,你不要霸蛮罗!叫化子是贱体,三日不讨米,脚巴子都肿起,余得几卦钱,都要谢几堂鬼。哪个打发你?这也是咬紧牙关走出这肚子气。
  张公艺 照你这样说,难道要有原物付还?
  恭伯伦 虽无原物付还,张府十重门户修得华美,同我游玩一番,看见哪样无价国宝赔偿我的砂罐,我去也甘心情愿。
  张公艺 你是甚等样人,敢游相府?
  恭伯伦 咳,老宰相,这句话说错了,你们为官为宦,也是父母所生,我这叫化子贫穷,也是父母所养,不是树杈子上结出来的,不是崩河磡崩出来的,不过我是穷了。十年富来十年穷,十年穷富多少人。世上不仅我受穷,汉王曾做牧牛童,扬子、曾子与孟子,孔子尚且遭困穷。前朝夫子都受穷,何况我讨米的不受穷。你老人家今日富贵,焉知后代子孙不受贫穷,顽花郎今日贫穷,焉知后代子孙而不富贵。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穷行乎贫穷,素安逸行乎安逸,素患难行乎患难。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天子尊爵也,人之安宅也,麒麟即为走兽,凤凰即为飞鸟,泰山即为丘陵,河海即为溪流。你君子济贫不济富,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无以与尔邻里乡党乎。诗云,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尊明是择,财聚则命丧,财散则命聚。你财高压不住乡邻,富豪蔽不住奴婢。山高挡不住太阳,难道你的根深吃尽浮泥?老宰相,你是居上不宽,为礼不正,门闩不挨你也,吾何以观之哉!
  张公艺 你是会讲。
  恭伯伦 讲道德。
  张公艺 你敢莫会说?
  恭伯伦 说仁义。
  张公艺 好一张油嘴。
  恭伯伦 三月不知其肉味,哪里有油来油嘴?
  张公艺 多嘴!
  恭伯伦 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张公艺 要游老夫十重门,我出一口对与你对来,对就方游相府,如对不就,就在这里转去。
  恭伯伦 请题。
  张公艺 何人打你,
  恭伯伦 你家门官。
  张公艺 就将门神为题。
  恭伯伦 出题。
  张公艺 门上将军,两脚何曾踏地,
  恭伯伦 朝中宰相,执笏可以遮天。
  张公艺 对得好,相府重地。
  恭伯伦 牌楼薄家。
  张公艺 讲得好,随老夫来!
  (唱“神调数板”)
  老夫龙行一步,百草皆生,
  望龙三祷瞻仰圣恩,
  老夫喜事重逢连有三件,
  长弟状元曾把科登,
  七儿洞房今夜新人团圆,
  老夫二老逢辰寿诞,
  唐皇恩赐百忍堂牌匾。
  放起狼烟大炮,
  惊动牌楼院前,
  你们伙计来了上千,
  一根竹鞭你拦他们打转,
  你是当头人来到张府走往一转。
  偶遇我家门官不能纳贤,
  借动你根竹鞭,
  将你饱打一顿,
  痛苦不止,哎哟连天。
  老夫虎耳听见,
  大摇大摆走出门前,
  查其来由问其根源,
  损坏你的砂罐,抵得货币若干?
  赔你这样不要,那样不能,
  你说要游十层,
  叫一声你随我后跟。
  一重门边抬头观看,
  上面挂的是“一举成名”,
  乃是老夫幼年之间曾在此把科登,
  二官双中挂在二层,
  三元早中,
  四季人红,
  五子登科,
  六合同春,
  七星高照,乃是老夫二老八字所生。
  八层门边,抬头观看,
  上挂八洞神仙。
  恭伯伦 什么话?天上八洞神仙?上天下地,飘洋过海,尚且不由玉皇所管,岂与你张府守门作伴,与我取下来!
  张公艺 (唱)好一个能言会说恭伯伦,
  辩得老夫哑口无言,
  叫一声化郎听根源,
  老夫当初起造府衙,
  匠人人多,
  各显各人能干,
  各显各的手段。
  砌匠砌成八仙,
  画匠画成八仙,
  雕匠雕成八仙,
  挂在八层,老夫瞧见,
  欺了神仙,
  彼时就要损坏,
  唐皇赐我一道圣旨,
  成功不可损坏,
  挂在八层,
  文官到此下轿,
  武将到此下马,
  不敢抬头望见。
  我们张府早装香,晚点灯,
  敬奉八洞神仙。
  恭伯伦 哈哈哈,好一个有才华的宰相,挂得的。
  张公艺 (唱)九入大堂九层门边挂,
  十全十美挂在十层。
  老夫同你游过前厅,
  转过柳亭,
  月台上面都来游玩,
  人在官厅内面,
  上面挂的三块牌匾,
  左边挂的百寿图,
  右边挂的万事不求人,
  中间红绫遮住,
  乃是唐皇恩赐“百忍堂”匾,
  本来与你长久来讲,
  老夫年迈精神不健,
  施罢一礼老夫重把位登。
  恭伯伦 (唱)好一个张公艺忍气为先,
  他家逢喜事硬有三件,
  大炮三声惊动南天,
  来了我一个铁老神仙,
  下得凡来变作一个狂生,
  走到张府内面戏弄他的身段。
  可恨门官将我饱打一顿,
  打烂我的篮袋砖石瓦块,
  油死放赖只说是个砂罐,
  好一个宰相忽然听见,
  大摇大摆走出外来,
  查其来由问其根源。
  我说是砂罐,
  值得银币若干,
  老宰相赔我这样不要,那样不愿,
  我说要游十层,
  老宰相同我游过十层。
  得见张府宝贝,
  硬有若万若干,
  我们上界神仙,
  下得凡来戏弄他的百忍堂匾,
  贪恋银钱那是万万不能。
  张公艺这样忍气,
  神仙都当赠牌匾。
  二次里上前去把他挖苦一番,
  看他上不上气,板不板脸。
  张府有缘款待我等,
  张府无缘一顿乱棍将我赶出外面,
  驾起祥云登上南天,
  玉皇跟前贬奏一本,
  差动五百蛮雷下得凡来,
  把他百忍堂匾打做几边。
  他说菱角塘内有结,
  我说菱角尽是树上有摘,
  他要我们上岭,
  我偏要斗他上磡,
  捏得我这一百钱,
  咯刻子硬数不完。
  宾见其主,老宰相有见,
  三层门边我且转
  得见张府宝贝。
  硬有几百几千,
  有得那样宝贝,
  赔得我的砂罐。
  若要花郎甘心情愿,
  除非张府拆屋卖砖。
  把你一对桅杆,
  用锯来锯断,
  卖给人做柴烧,
  难卖几两银钱,
  喊一声老宰相,
  求其我个现砂罐。
  张公艺 (唱)花郎说话太夹生,
  打烂你的砂罐,
  哪有原的付还?
  是是是!
  老夫自己明见,
  你在张府赶其酒宴,
  酒冇讨得一壶,
  肉冇讨得一团,
  汤冇讨得半碗,
  衣冇讨得一件,
  何必要着急,
  站在书房打住半天,
  老夫走到厨房内面,
  喊动堂倌,叫动厨官,
  办了十席好酒好菜,
  还办鱼翅,
  还办海参,
  还办满桌席面,
  用抬盒抬到你们牌楼院前,
  与你众等伙伴,
  吃个欢欢喜喜,大会团圆。
  我留化郎住在相府,
  多住一月,少住十天,
  你坐在上席,
  老夫坐在下面,
  美女十名来陪宴,
  你来吃酒我把壶,
  问一声花郎你想必会情愿?
  恭伯伦 (唱)赔我酒席我不愿,
  吃得一天管一天,
  吃得一年管—年,
  难道你的手有糖,
  酾酒我吃格外甜,
  又冇哪里长出一块,拱出一团,
  打了人家宝贝,
  赔了几席酒莱,
  就是这样散完。
  是君子就有宽宏大量,
  大丈夫必有海宏量宽。
  并不要宰相赔我砂罐,
  甘心情愿回到牌楼院前,
  叫我徒子徒孙一群伙伴,
  手拿长棍短棒,
  来到张府前厅,打到后院,
  打烂你的锅子饭甑,
  拿你头上相貂踩做几边,
  扯你一口胡须都把火来烧完。
  我也知法犯法,
  叫我徒子化孙,
  咯个凑了几十,
  那个出了几千,
  也在哪个馆子里面,
  还办四盘,还办四碗,
  也办满桌席面,
  用抬盒抬到你们皇王金銮宝殿,
  与你太子太保,太子少保,
  十二台阁、十八学士,
  满朝文武吃了欢欢乐乐大会团圆。
  我请八抬大轿迎接宰相,
  入我牌楼院前,
  也是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
  你府家财万贯,
  能有美女陪宴,
  我这叫化子贫穷,手长衣短,
  出了二十四个钱,
  请那堂班姑娘陪宴。
  将身比身夺人所爱,
  问一声老宰相,
  你愿也不愿?
  张公义 (唱)恭伯伦说话能言会辩,
  不由老夫又来湾船,
  刚才听你所言,
  你有数口之家,
  全无半担水田,
  今夜留在书房打住,
  老夫家财万贯,
  庄房良田甚多,
  尽在团团圈圈,
  明日我陪花郎前去挑选,
  喜欢哪座庄房,
  送你百担水田,
  一不要你纳粮,
  二不要你还税,
  问一声花郎,
  你这一回怕会松言?
  恭伯伦 (唱)良田万顷我不耕,
  缔处我有,何必要所赠,
  缔处我无,多送也是枉然。
  有了庄房良田,
  谁个愿当下贱,
  阎王知道不会肯,
  差动火殃下得凡来,
  把我一栋庄房,燃过圈圈,
  落雪又有雪在,
  发风依然寒冷,
  若讲作田,
  实是可怜,
  塘间难修,
  难伴田埂,
  泡淤难挑,
  塘泥难盘,
  倘若哪年天旱,开坼又蛮宽,
  倘若哪年出龙,
  一山出龙万山水淹,
  大水来了,田埂子仲断,
  大水推起,底子泥硬有扮桶一大圈;
  水牛若是犁田,
  犁弯都会扯断,
  收租不到,
  扫完得几个圈圈。
  张公艺 (唱)良田万担你不耕,
  老夫猜透你的机关,
  你初次来到相府地,
  看见大小都是官员,
  莫非你想要官做?
  老夫保你官一员。
  且在书房住一晚,
  明朝手执牙笏上金殿,
  我把花郎放在帘内为官,
  或在帘外做官,
  或做知府,或做知县,
  或做道台,或做巡院,
  所有黎民百姓由你管,
  问一声花郎,
  做官你能不能?
  恭伯伦 (唱)你的口一张,
  脔心我就看见,
  君子还礼要等三年,
  小人还礼就在眼前。
  你是唐皇跟前一爱臣,
  说了一句抵得十遍,
  明早五更,手执牙笏,
  奏明唐皇玉驾真恩,
  你把我花郎放在帘内为臣,
  或在帘外做官,
  我这叫化子做官,
  才疏学浅,瞎眼字不识,
  哪晓得做官?
  黎民若打官司,
  从何处决断,到哪里扫完;
  乡里好佬说道,
  咯哒就是要臭钱;
  哪晓得来做官,
  做官我好有一比,
  就如绵羊把虎伴,
  虎若回头把绵羊吞。
  小官怕大官,
  等我三年官一满,
  你到唐主面前奏一本,
  报却我的前冤。
  说什么某县某官,
  叫化子做官,
  贪污硬有若万若千,
  唐王调我进京,
  一刀剁去我二寸半,
  我的性命在旦夕,
  你府仍挂百忍匾,
  内冇失主,外冇失颜面,
  我只想讨米,不想做官。
  张公艺 (唱)化郎说话太夹生,
  老夫不好来湾船,
  你爱我张府哪一件,
  还是请你吐真言。
  恭伯伦 (唱)讲尽黄河大浪层层,
  念尽弥陀是篇经卷,
  若是化郎心甘情愿,
  依我八句猜心端。
  隐语几句。
  张公艺讲来!
  恭伯伦    一径通幽处,双峰夹小溪,
  洞中泉滴滴,户外草萋萋,
  有水鱼难养,无林鸟自栖,
  可怜方寸地,多少英雄迷。
  张公艺 依你几句所说,喜的风流,爱的“淫色”二字,是与不是?
  恭伯伦 既知我喜欢风流二字,你张府哪个绝色女子给我宿上一晚,就不要你赔我砂罐子。
  张公艺 这才好讲话。
  (唱)你真是个恭伯伦,
  风流二字你占先,
  老夫府中婢女多,
  待我陪你去挑选。
  恭伯伦 (唱)你把婢女许配我,
  把我化郎看下贱,
  婢女只能配家奴,
  配我化郎是拿簸箕比天。
  张公艺 (唱)化郎说话惹人厌,
  低下头来自参详,
  丫头配你是下贱,
  我有满女一十八岁,
  未曾许配哪家王孙公子头名状元,
  老夫亲自来为媒,
  许你成姻缘。
  恭伯伦 (唱)哪怕你张公艺能言会讲,
  说得我神仙哑口无言,
  他有一个满女一十八岁,
  许我这化郎理当要湾船,
  我们上界神仙下得凡来,
  变作一个狂生,
  来到张府戏弄他的心肠,
  贪恋酒色是万万不能,
  秽坏身体是上不得南天,
  还是去说谎,我不松言。
  尊声相爷暂听我言,我听人人所说,你个满女是个女中君子,称得贤能,当她依从父命,今夜晚拜堂定把枕圆,看见我这一百钱,不是毒药,便是梁悬,一下吊死一身梆硬,明早来看,冇得活的交给相爷,老相爷扯着我这叫化子有场命拼。老婆没有到手,倒还失掉砂罐,穿蓑衣打火,越打越燃。
  张公艺 (唱)满女许配你,
  你也不湾船,
  难道要我老夫人,
  与你结良缘?
  恭伯伦 (唱)老夫人许配我,
  化郎喜上天,
  若要化郎甘心情愿,
  除非你的洞房儿媳让我占先。
  当着三百六十官员,上宾老爷,他去拜堂,我把枕圆,不要你赔我砂罐。
  张公艺 (唱)化郎说话太无理,
  不由老夫心气恼,
  自从盘古开天地,
  天子不误人的姻缘。
  就是我肯她也不愿!
  恭伯伦 (唱)要你让出洞房,
  你说盘古开天地,
  我来问你,这从哪里说起?
  自从盘古开天地,
  宰相府中也有若万若千,
  第一若是得中,是个黉门秀才,
  第二若是补廪,也说是个廪生,
  第三若是优贡,也只得挂个优贡。
  或挂横匾,或挂直匾,哪个宰相府中挂得几块百忍堂牌匾,就是你府有,别府我冇看见。你不让洞房,我就不离百忍堂。
  张公艺 好一个恭伯伦,能说会辩,说得老夫哑口无言,你暂住书房,今夜三更,送你洞房把枕圆。
  恭伯伦 (唱)站在山顶看走马,
  公侯肚内好撑船,
  有缘遇我来相见,
  无缘你万两黄金买我难见面。(下)
  张公艺 七儿走来。
  (七公子上。)
  七公子 爹爹叫一声,上前问分明。见过爹爹,孩儿拜揖。
  张公艺 免!一旁坐下。
  七公子 孩儿告坐。请问爹爹,喜事重重,不美也是美,不喜也是喜,缘何面带愁容?
  张公艺 听为父讲来——
  (唱)父子们在大堂儿问根由,
  说出来这桩事难以开言,
  都为喜事重重有三件,
  大炮三声惊动牌楼院前,
  来了化郎赶吃酒宴,
  我家门官不会纳贤,
  打烂化郎一个砂罐,
  赔他这样不要,那样讨嫌,
  说到洞房他才肯湾船,
  要我儿让姻缘。
  七公子 (唱)方才听父一番言,
  孩儿有话听根源,
  闯祸只怪我门官,
  为什么要我让姻缘,
  朝廷只有辞官让位,
  乡下只有让地让田。
  常言一句说得好,
  天子不误人姻缘。
  别的事情我答应,
  要让洞房儿不愿。
  张公艺 (唱)大胆奴才不聪明,
  你把恶言对父言,
  这些话儿我辩过,
  他说我百忍还不全。
  既然我挂百忍堂,
  为何门官心不良?
  为父要你让洞房,
  你把洞房与你命相连。
  奴才不听父的话,
  为父碰死在堂前。
  七公子 (唱)爹爹不要怒冲天,
  我去对妻告哀怜。
  张公艺 (唱)我儿听了为父的话,
  百忍堂匾挂得全。(下)
  七公子 (唱)大堂领了爹爹命,
  走进洞房对妻言,
  将身且把洞房进,
  面对我妻说根源。
  娘子走来!
  (七娘子上。)
  七娘子 忽听相公叫,上前问根苗。相公在上,奴家有礼。
  七公子 不要客气,权且坐下。
  七娘子 相公,为何脸带愁容?
  七公子 你坐一旁听我讲来。
  (唱“三川调”) 
  夫妻打坐洞房内,
  见了贤妻难开言,
  来了化郎赶酒宴,
  门官做事不纳贤,
  手拿竹鞭把他打,
  打烂砂罐要赔偿。
  爹爹也曾把他辩,
  他要歇洞房才湾船。
  我把言语告诉你,
  还望贤妻要松言。
  七娘子 (唱)相公错把话来讲,
  说得奴家红了脸。
  常言一句说得好,
  天子不误人姻缘。
  是是是我明白了,
  莫不是嫌我嫁妆不全?
  莫不是嫌我容貌丑?
  为什么你要让姻缘?
  七公子 (唱)娘子不要怒气冲,
  我是传的爹爹言,
  我府只有九十九忍,
  他说百忍不周全。
  既然我挂百忍匾,
  为何门官心不善。
  本不是我嫌弃你,
  都是念在百忍匾。
  为夫双足跪在地,
  恳求贤妻要松言。
  今天洞房让一夜,
  明日我与你团圆到百年。
  七娘子 (唱)一见相公跪在地,
  不由奴家心黯然。
  双手掺起我的夫,
  以后莫说我下贱。
  今夜洞房答应他,
  你送化郎把枕圆。
  七公子 (唱)贤良夫人真难得,
  展开愁眉心放宽。
  今晚他与你陪伴,
  明日你我夫妻到百年。
  身施一礼少陪你,
  叫声化郎问根源。
  将身来在书房外,
  回头叫声恭伯伦。
  (恭伯伦上。)
  恭伯伦 (唱)听说有人来叫唤,
  抬头只见一品官。
  方在书房饮酒宴,
  为何叫我恭伯伦?
  七公子 (唱)原来百伦就是你,
  久仰大名冇看见。
  是你对我爹爹说,
  说到洞房你才湾船。
  七公子,就是我,
  特来送你把枕圆。
  恭伯伦 (唱)难得难得真难得,
  难得张府大小共心愿。
  还是把他来挖苦,
  看他生不生气有何言?
  先想你是座相府堂,
  原来是座烟花院。
  头夜洞房让给我,
  叫化子是两个苦钱。
  希少爷与我忙带马,
  七公子 什么马?
  恭伯伦 竹马。
  (唱)前面走的拉马倌,
  送到洞房你请转,
  罗罗罗,
  你的老婆我想偏。(注)(七公子下)
  将身来在洞房内,
  灯台油壶亮闪闪。
  揭开一床丝罗帐,
  牙床坐的二八姣莲。
  生得好来睡得妙,
  哪有神仙不好淫乱。
  上前将你来搂抱,
  咳!
  秽坏身体上不得南天。
  你前生为人懒诵经典,
  今生复作女姣莲。
  吾神将你来隔断,
  注 想偏。方言,想不到手之意。
  明夜夫妻到百年。
  耳听谯楼打三更,
  午时下凡子时归天。
  本想登上南天,只得见化子进府,未见化子出府,张府岂不是误遭冤害,待我粉墙留诗一首:
  斜金作一失,倒才口作力,
  两口共一点,人在山边企。
  上写吾名也。风风风,来有影,去无综。(下)
  (七公子上。)
  七公子 思想娘子事,时刻挂在心,一见天明了,去看娘子情。待我洞房看过,娘子,娘子!醒来,醒来!
  七娘子 我醒来了。
  七公子 化郎呢?
  七娘子 我也不知,只见他粉墙上写诗一首,你去看来。
  七公子 好!真个不错,有诗句待我念来,
  斜金作一失,倒才口作力,
  两口共一点,人在山边企。
  上写吾名也。哎呀,夫人,你可猜得透。
  七娘子 老爷,我解不透。
  七公子 这是上界八洞神仙铁拐吕,戏弄我张府百忍牌匾。禀知爹爹,三炷清香,答谢神仙。
来源:《湖南戏曲传统剧本(三三)·花鼓戏第五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戏会介绍
关于戏会
戏会成员
社会公益
资讯活动
新闻资讯
戏迷活动
送戏下乡
联系戏会
联系我们
申请入会
广告合作
关注我们
网站地图
官方空间
戏迷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