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衡州花鼓戏《阳阳扇》

[复制链接]

45

主题

50

帖子

39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0
QQ
发表于 2020-5-6 16: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张廷瑶;刘隆才口述记录;王前禧校勘付印

前记
  《阴阳扇》是衡阳花鼓戏的传统剧目之一。带有神话色彩;剧中描述了小姐柳月娥去花园赏花,因攀摘一枝桃花而失足跌死。其父柳春芳,不愿断绝未婚女婿秦玉林的亲路,将丫环春花认作义女,顶替月娥,并将玉林接来家中攻读。月娥鬼魂,夜夜来书房伴读。后玉林知月娥已死,四处回避,最后躲至城隍庙中,城隍赐玉林阴阳宝扇,指引玉林揭坟开棺,扇月娥还魂。一对恋人,终成百年姻眷。
  这个剧本,是衡阳花鼓戏老艺人张廷瑶、刘隆才口述记录,由王前禧同志校勘付印。
  人 物  柳春芳  老生
  柳月娥  花旦
  秦玉林  小生
  王师公  小丑
  师公婆  彩旦
  柳 赖  小丑
  春 香  小旦
  夏 莲  小旦
  秋 菊  小旦
  冬 梅  彩旦
  城 隍  老生
  小鬼甲
  小鬼乙
  (柳春芳上。)
  柳春芳 (引)观山河依然如旧,
  看杨柳又是一春。
  (念)老汉年满五十余,
  柳家庄前祖住居。
  人家缺少金和宝,
  我家缺少子攻书。
  老汉,柳春芳,良人早年亡故,未生三男,单生一女,取名月娥,昨晚老汉卧床偶得一梦,梦见吾儿有百日土瘟之灾,梦中之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唱)坐二堂心烦闷左思右想,
  思前情想后事好不悲伤。
  家不顺儿的母早年命丧,
  丢下了年迈人受尽凄凉。
  倘若是月娥儿有个好歹,
  百年后有谁来送我上山。
  倒不如花园门紧紧闭上,
  叫柳赖上前来叮嘱一番。
  柳赖走上。
  (柳赖上。)
  柳 赖 (念)员外叫柳赖,
  忙步上前来。
  参见员外,叫柳赖何事?
  柳春芳 叫你前来非为别事,只因员外昨夜偶得一梦,梦见小姐有百日土瘟之灾,梦中之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因此叫你前来,三天之内,任何人都不许到花园来观花,我把家法交与你,如有不听劝阻者,以家法从事。
  柳 赖 是!员外请便。
  柳春芳 一言吩示你,
  柳 赖 千金不改移。
  (柳春芳下。)
  柳 赖 待我往花园行走。
  (唱)方才间领过员外命,
  命我看守花园门。
  员外的家法交与我,
  不听劝阻要打人。
  将身且把花园进,
  待我紧闭花园门。(下)
  (柳月娥带四丫环同上。)
  柳月娥 (唱)坐在闺阁心烦闷,
  日丽风和鸟语轻。
  一朝东风遍地绿,
  久居深闺不知春。
  杨柳如烟草如茵,
  遍地芳菲舒心神。
  梅香带路花园进,
  春 香 小姐,花园门紧闭。
  柳月娥 (接唱)何人紧闭花园门?
  春 香 小姐呃,我去问来,喂!是哪个闩了花园门?小姐来观花了,快开门。
  柳 赖 何人喊叫?
  冬 梅 柳赖哥,老娘来了,快开门!
  柳 赖 冬梅,我告诉你,员外有命,这三天任何人都不许到花园来观花,员外有家法在此,如有不听劝阻者,家法从事,我劝你不要吵了,快快回去,免得挨打。
  冬 梅 小姐呃,柳赖说,员外吩咐,这三天不能进花园,他不开门,我说小姐来了,他说,大姐来了都不开门!
  柳月娥 前面带路,你们说小姐来了!
  冬 梅 (与春香等同叫)小姐来了,快开门!
  柳 赖 哎呀,真的小姐来了。(开门)见过小姐。
  冬 梅 不消。(欲拉小姐一同进固)
  柳 赖 小姐!进不得,员外会降罪于我。
  柳月娥 员外降罪,有我担待。
  柳 赖 全靠小姐,家法在此。
  冬 梅 交给我!
  柳 赖 少陪小姐!
  柳月娥 你且下去。
  柳 赖 是!(下)
  柳月娥 来到花园,哪里打坐?
  春 香 花台打坐。
  柳月娥 打扫花台!
  春 香 多时打扫了。
  柳月娥 春香,你们在花园走得惯熟,将四季花名报上。
  春 香 小姐请听!
  (课子)春有桃李杏花容,
  夏有山茶月月红。
  秋丹桂,伴青松,
  行行荆棘玉芙蓉。
  荷花出水微微笑,
  一枝腊梅伴青松。
  柳月娥 这一旁?
  春 香 金刚棘。
  柳月娥 那一旁?
  春 香 玉芙蓉。
  柳月娥 中间呢?
  春 香 枝它花。
  柳月娥 想是栀于花。
  春 香 正是栀子花。
  柳月娥 摘花一枝!
  春 香 是!(摘花交小姐)
  柳月娥 好花也。 
  (唱“高腔”)
  长观此花来长观此花,
  花开茂盛,花红柳绿。
  春有桃李杏花容,
  夏有山茶月月红。
  秋有丹桂香千里,
  冬雪寒梅伴青松。
  春 香 这一旁?
  柳月娥 (唱)这一旁栽的金刚棘,
  冬 梅 那一旁?
  柳月娥 (唱)那一旁栽的玉芙蓉。
  春 香 中间呢?
  柳月娥 (唱)中间栽的栀子花。
  喜只喜得金刚棘,
  嫌只嫌得玉芙蓉。
  荷花出水微含笑,
  一枝腊梅伴青松。
  十八满姑进花园,
  手攀花枝笑盈盈。
  八十公公进花园,
  手扶花树泪涟涟。
  花开花谢年年有,
  人老何曾转少年。
  春 香 小姐,花在笑人也。
  柳月娥 它笑我何来也!
  (唱)它笑我红颜女子多薄命,
  我笑它残花败柳,残花败柳惹人嫌。
  春 香 观花已毕。
  柳月娥 转过花台。
  (唱)混浊不分鲢共鲤,
  水清才现两般鱼。
  但愿百花多茂盛,十分忧愁解九分。
  春 香 小姐,你来看呀!
  (众人合唱,载歌载舞。)
  (唱)满园花卉宜人最,
  夏 莲 (唱)鸟语花香春意浓,
  秋 菊 (唱)蝴蝶双飞蹁跹舞,
  冬 梅 (唱)万紫千红竞芳芬。
  柳月娥 (唱)引人愁思思难禁,
  洞口桃花也笑人。
  春香,你看那枝桃花,好不鲜艳夺目,你姑娘喜爱那枝花,你们哪个能爬树?把那枝桃花摘下来,你家姑娘重重有赏。
  春 香 姑娘,我去摘!(爬树)哎呀!姑娘呀!小人不会爬树!
  夏 莲 姐姐。我去!(爬树)哎呀!姑娘!我怕。
  冬 梅 小姐,我去。
  (冬梅爬树,从树上跌下。)
  冬 梅 哎哟,哎哟!
  柳月娥 不中用的东西,我去!
  (众丫环劝阻。)
  众丫环 小姐,你去不得!
  柳月娥 站开些!(上树摘花)你们看不是摘到了!
  众丫环 小姐,老成些。
  柳月娥 怕什么!
  (柳月娥下树时,失足跌死。)
  众丫环 小姐,小姐。啊嗬!小姐死了,这怎么得了!
  春 香 快喊柳赖来罗!
  冬 柳 柳赖,柳赖呃!快来罗!
  柳 赖 喊什么?
  冬 梅 (哭)……
  柳 赖 你哭什么?
  冬 梅 小姐跌死了。
  柳 赖 吓!小姐跌死了。
  冬 梅 是罗!
  柳 鞍 呵嗬!这怎么得了。我的么子好小姐,我说不准你们来,你们硬要来。如今小姐死了,怎么办罗!
  众丫环 小姐要来观花,怎么怪得我们,你怎么还不去传员外来罗?
  (柳赖哭下。)
  (柳春芳与柳赖急上,见状大惊。)
  柳春芳 (叫头)姣生!我儿!哎呀呀……我的月娥儿哪。
  (唱)一见我儿丧了命,
  好叫为父痛伤心。
  儿死黄泉不要紧,
  丢下为父靠何人?
  儿在阴司等一等,
  月娥!我儿!哎呀呀!我的儿。
  你等着为父一路同行。
  柳 赖 员外,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复生,再哭也是枉然。
  柳春芳 柳赖,你把小姐浅葬在花园,你们好好看守小姐,我要多请高僧高道前来,超度儿的灵魂。(哭下)
  柳 赖 你们莫哭了,我去背锄头来。(背锄头复上)我的锄头把朝哪方,就对哪个方向。(看锄头)坐南朝北,就是咯样来挖(挖坑)咯晓得挖好长好大?你们哪个和小姐高矮差不多?
  春 香 冬梅和小姐样高样大。
  柳 赖 那就要冬梅来比个样子。
  冬 梅 我不来!
  众丫环 要得!(众推冬梅倒坑中比划)
  柳 赖 长短合式,埋了算哒!
  冬 梅 你吗把我埋活咯。
  柳 赖 你咯只鬼埋活咯也要得,你们大家来托(抬)小姐罗!
  (众下。)
  (柳春芳上。)
  柳春芳 (念)吾儿一死好心伤,
  时时刻刻痛断肠。
  唉!想老汉所生一个女儿,不幸夭亡。早巳许配秦家,如今吾儿已死,老汉有意接起这条亲路,不如将我府梅香梳妆打扮,挑选一名,与我儿相对,老汉把她收作亲生女儿,不免叫得柳赖前来,话便一句,柳赖走上。
  (柳赖上。)
  柳 赖 (念)员外一声叫,
  上前问根苗。
  参见员外,叫柳赖何事?
  柳春芳 员外叫你前来,非为别事,传员外话去,要满府丫环梳妆打扮,员外要选一个当家的丫环,附耳前来。(耳语)
  柳 赖 啊啊啊!下面听着,要满府丫环,梳妆打扮,员外要挑一名当家的丫环。
  冬 梅 柳赖哥,你说什么?
  柳 赖 你没听到?
  冬 梅 我有事去了,没听到罗!
  柳 赖 员外今天要选一个有相的丫环,哪个如选上了,还有丫环来侍奉她哩!
  冬 梅 柳赖哥,有这样的好事,你吗不早告诉我罗!
  柳 赖 现在还不迟,你快去梳妆。
  冬 梅 柳赖哥,你看我选得上不?
  柳 赖 选得上,一屋丫环,有相还算你!
  冬 梅 柳赖哥,你硬是识货的,我若选上了,要谢你的情,我快去梳妆罗!(下)
  柳春芳 柳赖,把丫环统统叫得前来!
  柳 赖 是!下面听着,春香、夏莲、秋菊、冬梅统统出来见员外。
  (内:来了。)
  众丫环 见过员外!
  柳春芳 列站两厢。
  众丫环 是!
  (柳春芳近前察看。)
  冬 梅 员外爹爹,你看我如何?
  柳春芳 你呀——太好了。
  冬 梅 唉!不该打扮这样漂亮。
  柳春芳 柳朝,我看春香还不错。
  柳 赖 员外呃!春香倒是小姐的心腹丫环。
  柳春芳 好!那就选春香,春香!
  春 香 小人在。
  柳春芳 想你与小姐形影不离,如今小姐已死,员外有意将你收上作为义女,但不知你意下如何?
  春 香 谢过员外,小人岂有不依之理!(跪)
  柳春芳 哈哈,我儿请起,来!
  众丫环 有!
  柳春芳 同小姐到后面去更换衣服。
  众丫环 是!(同下)
  柳 赖 员外真是好眼力,春香可算得才貌双全哩。
  柳春芳 哪个?才貌双全?
  (众丫环拥春香上。)
  春 香 见过爹爹有礼!
  柳春芳 不用见礼,我儿一旁有座。
  春 香 儿陪坐。
  柳春芳 夏莲、秋菊、冬梅。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侍奉小姐。此事不准声张,如有哪个把此事扬言出外,员外的家法决不宽饶!听到没有!
  众丫环 知道了!
  柳春芳 知道了就好,陪小姐到绣楼去!
  春 香 谢过爹爹!
  (众丫环同春香下。)
  柳春芳 柳赖,员外要接起秦门这条亲路,想接公子前来我家发奋攻读,命你前去下书,你可愿去?
  柳 赖 员外修书,我即便登程。
  柳春芳 提笔修书呵。(牌子)书信有一封,
  柳 赖 双足便起程。
  柳春芳 要早去早归。
  柳 赖 员外请便。
  柳春芳 唉!(下)
  柳 赖 领奉员外命,去做下书人。往姑爷家中行走!
  (唱)在家领过员外命,
  往姑爷家中去下书信。
  有福之人人侍奉,
  无福之人侍奉人。
  倘若姑爷功名得中,
  莫料我柳赖也有出身。
  两脚忙忙往前进,
  前面到了姑爷家门。
  吔!门户半掩半开,待我来冒叫一声,秦相公在家没有?
  (秦玉林上。)
  秦玉林 (念)光阴寸寸金,
  虚度恼人心。
  何人叫门?
  柳 赖 见过姑爷!
  秦玉林 啊,柳赖哥来了,请进!
  柳 赖 姑爷在上,柳赖有礼。
  秦玉林 柳赖,你平日不到我家,今日来到我家,为了何事?
  柳 赖 员外有书在此,姑爷拆书便知。
  秦玉林 待我拆书一观呵,(牌子)啊,原来是岳父大人接我到他家去发奋攻读。
  柳 赖 一点不错,请姑爷即便登程。
  秦玉林 好,柳赖哥,前面带路。
  (唱)有劳岳父修书信,
  接我前去攻诗文。
  柳 赖 (唱)姑爷你读书,
  有我来侍奉。
  你叫我走西,
  我不得走东。
  秦玉林 (唱)倘若姑爷得中了,
  定要提拔你出身。
  柳 赖 (唱)姑爷随我往前进,
  前面到了员外大门。
  姑爷少站一时,我请员外前来迎接,有请员外!
  柳春芳 柳赖回来了,那姑爷呢?
  柳 赖 来了,现在门外。
  柳春芳 待我亲自迎接。但不知贤婿又在何地?
  秦玉林 见过岳父大人!
  柳春芳 贤婿来了!
  秦玉林 来了!(二人同进门)岳父大人请上,小婿素礼参拜。
  柳春芳 常礼,贤婿请坐!
  秦玉林 岳父大人在此,小婿焉敢妄坐。
  柳春芳 我家的贤婿,哪有不坐之理。
  秦玉林 小婿谢坐。
  柳春芳 柳赖,与姑爷看茶。
  柳 赖 是,请姑爷喝茶。
  柳春芳 柳赖,酒宴可曾齐备?
  柳 赖 多时齐备。
  柳春芳 摆宴!
  柳 赖 是!(摆宴)
  柳春芳 贤婿,请酒!
  (唱)珍馐百味摆席上,
  庆贺贤婿到我庄。
  可怜你父母早亡丧,
  丢下了贤婿受孤单。
  郎如半子当亲生,
  就在我家看文章。
  大丈夫读诗书青云直上,
  但愿你勤发奋早把名扬。
  席前无有好款待,
  略备薄酒你暖寒。
  请酒!
  秦玉林 (唱)有劳岳父另眼照看,
  接小婿到你家攻读文章。
  你把我如当作亲生一样,
  这恩情海样深永志不忘。
  愿大人精神爽福体健康,
  愿大人如松柏寿比南山。
  柳春芳 多饮几杯!
  秦玉林 酒厚了。
  柳春芳 撤罢酒宴,柳赖,陪姑爷到书房前去,你去侍奉姑爷。
  柳 赖 是!
  秦玉林 谢过岳父大人!(与柳赖同下)
  柳春芳 也了却老汉一桩心事!(下)
  (起更,柳月娥阴魂上。)
  柳月娥 (念)人死如灯灭,
  犹比汤泼雪。
  若想还魂转,
  水中捞明月。
  奴乃柳月娥,是那日在花园观花,我不该爬树摘花,失足跌了下来,一命亡丧,落入幽冥。秦公子与我有百年姻缘之分,我今晚要赶到书房前去,一来夫妻相会,二来陪伴公子,待我驾动阴风。
  (唱“阴魂调”)
  柳月娥在阴府,
  死在阴府不涵服。(注)
  那日花园把花观,
  摘花失足落幽冥。
  公子书房把书攻,
  我与他是夫妻情。
  阴魂赶到书房去,
  陪伴公子去谈心。
  不觉来在书房外,
  有请公子快开门。
  秦公子,秦公子,开门罗!
  秦玉林 是谁叫门啊?
  柳月娥 是月娥来了,请公子开门。
  秦玉林 啊!是小姐来了,待我来开门,小姐,你在何地?
  柳月娥 相公,我在这里。
  秦玉林 啊!小姐请坐!
  柳月娥 相公请坐!
  秦玉林 小姐,你不在绣楼,为何一人来到书房?
  柳月娥 我见相公一人在书房,好不冷淡,我前来陪伴相公。
  秦玉林 哎呀呀!小姐你倒是一个多情的人,如此,小生多谢小姐!
  柳月娥 相公何出此言,你我是夫妻恩情,相依为命,应当如此呀!
  注 涵服,方言。满意、服气之意。
  (唱)玉美人得病在牙床,
  日轻夜重难安宁,
  恐怕夫妻两离分,
  哎呀,我的郎,
  恐怕夫妻两离分。
  倘若奴家亡故了,
  奉劝相公另娶亲,
  莫把奴家挂在心,
  哎呀,我的郎,
  莫把奴家挂在心。
  奴有银子三百两,
  赠与相公另娶亲,
  接起你的后代人。
  哎呀,我的郎,
  接起你的后代人.
  讨亲还要亲眼见,
  莫听媒人假奉承,
  三分说出有九分。
  哎呀,我的郎,
  三分说出有九分。
  秦玉林 (唱)我妹为何这样讲?
  小生听了好伤心!
  你说的是什么原因?
  哎呀,我的妹,
  你说的是什么原因?
  莫不是老爹打骂你?
  莫不是我妹身得重病?
  有病快去传郎中。
  哎呀,我的妹,
  有病快去传郎中。
  柳月娥 (唱)奴家没有什么病,
  我父爱我痛在心。
  我说的是前朝古,
  哎呀,我的郎,
  莫急坏哥哥的嫩脔心。
  公子,我与你乃是恩爱夫妻,你一个人在书房,我前来陪伴公子。(鸡叫)公子,我少陪了,倘若天亮转归绣房,被旁人瞧见,说我私出闺阁,若被爹爹知道,家法森严,我少陪了,明晚再来陪伴公子。
  秦玉林 为兄来送我贤妹。
  柳月娥 哥哥不用送,你送我到了绣房,公子一人转来,为妹怎能放心。在此一别,公子好好安睡,明晚再来陪伴公子。
  (秦玉林目送小姐下,秦下。)
  (起五更,天亮。柳赖上。)
  柳 赖 今乃是三月三日,家家户户、男男女女上山扫坟,小姐待我柳赖甚好,我备得祭礼,前去祭奠小姐。
  (圆场)到了花园,待我摆开祭礼。
  (牌子,柳赖哭拜。)
  (秦玉林暗上,见柳赖祭奠,旁听。)
  柳 赖 小姐请上,受我柳赖一拜。
  (唱)走上前,双膝跪,
  拜请小姐你显威灵。
  (秦玉林闻言一惊。)
  柳 赖 (接唱)我柳赖对小姐,
  桩桩算遵命,
  要我走西不走东。
  小姐你显灵验,
  保佑我,
  保佑我柳赖日后有出身。
  小姐呀!(哭)你生是明人,死是明鬼,小姐你待我好,今日是三月三,我柳赖拜你几拜,也表表我的心愿,小姐,我冇陪了。(收祭礼,欲下)
  秦玉林 柳赖!
  柳 赖 啊!秦公子,你到花园来赏花?
  秦玉林 正是赏花。方才你在那边祭奠,口口声声哭的小姐,却是为何?
  柳 赖 这、这、这是我家员外死了一只家犬,员外要我来祭奠一番。
  秦玉林 为何口称小姐,岂不是以小犯上?
  柳 赖 (慌)我没有骂小姐。
  秦玉林 我在一旁听见,还敢抵赖,小姐好端端的,你为何骂她死了?
  柳 赖 你……你怎知小姐还在?
  秦玉林 昨晚还到书房与我叙谈。
  柳 赖 啊!昨晚小姐与你谈话?
  秦玉林 正是,她说今晚还要来。
  柳 赖 这……(害怕得发抖)今,今、今晚还要来呀!
  秦玉林 柳赖,速将真情实话告诉于我,方可罢休,如若不说,禀知员外,打烂你的狗腿。
  柳 赖 相公,我讲不得!
  秦玉林 怎么讲不得?
  柳 赖 公子,我对你讲了实话,你千万不要告诉员外。
  秦玉林 不对员外言讲就是。
  柳 赖 相公,我对你实说了罢,小姐真的死了,她昨晚与你讲话,是只鬼,你不信,我今晚来陪你,她今晚来了,若是她叫门,你莫开门,是人就进不了,是鬼你不开门她也会进来,你带针线去,在她右衣角上缝七针,在你左衣角上也缝七针。她一下就走不脱,我就来拖了她,同她讲明白!
  秦玉林 柳赖,此话当真。
  柳 赖 我柳赖还敢说假话吗?
  秦玉林 这便如何是好!
  柳 赖 不要怕,小姐与你夫妻恩爱,情深义重,念念难舍,她不会害你。
  秦玉林 柳赖,你就来陪伴我。(下)
  柳 赖 你放心,我就来。看他硬是只书呆子,他日日夜夜想我家的小姐,还不是梦里与小姐在讲梦话,真的小姐与你说话,冇只这样的活鬼。(下)
  (柳月娥上。)
  柳月娥 秦公子,开门!
  秦玉林 你,你,你是谁呀?
  柳月娥 我是柳月娥。
  秦玉林 哪、哪、哪个?你是小姐。(怕)我不开门。
  柳月娥 公子为何不开门?
  秦玉林 柳赖说你死了,你、你、你是鬼。
  柳月娥 我是来陪伴公子的,请公子开门。
  秦玉林 我、我、我不要陪。
  柳月娥 公子,你不开门,我也要进来,(进门)公子呀!
  秦玉林 哎呀!(急忙跳桌逃走)
  柳月娥 公子呀!
  (唱)见公子我泪如泉涌,
  细听月娥说真情。
  公子!
  月娥虽死情义在,
  夫妻恩情海样深。
  公子!
  日间不能陪伴你,
  相见只得夜黄昏。
  公子!
  倘若公子成佳偶,
  要把月娥记心中。
  公子!
  公子到有团圆庆,
  可怜我孤单落幽冥。
  公子!
  公子何必将我怕,
  月娥没有害人心。
  公子!
  今生与公子不能同偕老,
  愿来生变鸳鸯永不离分。
  公子!
  秦玉林 (唱)一见小姐吐真情,
  到叫小生吃一惊。
  既然小姐亡故了,
  也要表一表夫妻情。
  我请高僧和高道,
  超度小姐的灵魂。
  我对小姐盟誓愿,
  玉林再也不娶亲。
  一对鸳鸯活拆散,
  我在阳来你在阴。
  恩爱夫妻言难尽,
  愿来生与小姐同欢共枕。
  柳月娥 公子,夜深了,我陪公子安睡。
  秦玉林 请小姐入睡,小生就来陪伴小姐。
  柳月娥 公子就来!(上床入睡)
  秦玉林 来了!
  (秦玉林坐床边上用针缝小姐与自己的衣角。)
  (鸡叫,柳月娥惊起,见衣服相连,急拖秦玉林转圈,秦玉林不支倒地,柳月娥下。)
  柳 赖 吔!天光了,昨晚一觉睡了就忘记起来,我要到书房去看看。(圆场)吔!书房门都打开了。秦公子,秦公子!呃!(被秦公子绊倒)啊嗬!秦公子呃,你吗床上不睡,睡地下罗!(扶起秦)秦公子,你怎么?
  秦玉林 好鬼,好鬼!
  柳 赖 鬼在哪里?
  秦玉林 在那里,你是何人?
  柳 赖 我是柳赖。
  秦玉林 柳赖好鬼!
  柳 赖 你吗说柳赖好鬼?
  秦玉林 柳赖,你昨晚吗不来?
  柳 赖 我睡觉了,忘记起床哒!
  秦玉林 柳赖,昨晚小姐又来了!
  柳 赖 吓!昨晚小姐真的来了!
  秦玉林 还和我讲了话,鸡叫就走了。
  柳 赖 这硬是鬼,今晚一定又会来!
  秦玉林 这怎么得了!
  柳 赖 我帮你想个办法。
  秦玉林 有什么办法呢?
  柳 赖 你去躲了!
  秦玉林 躲哪里去?
  柳 赖 别当躲不脱,只有躲王老师公家里去,老师公是个呷活鬼的。
  秦玉林 好!我就躲王老师公家中去了!(下)
  柳 赖 咯只书呆子,日里也想小姐,夜里也想小姐,行也想,坐也想,日长话多,夜长梦多,疑心生暗鬼,疑起鬼打人。我到不信咯只鬼,我今晚就在这里等,看你这个鬼有好狠,是角色你就来!这里有书,我来看书,我来看书耍!“昔时贤文,诲汝谆谆,集韵增广,多见多闻,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
  (柳月娥上。)
  柳月娥 秦公子,秦公子!
  柳 赖 啊嗬!你,你,你是谁?
  柳月娥 我是柳小姐!
  柳 赖 哎呀?不得了,真的来了,怎么办?我躲哪里去!我躲桌子底下!
  柳月娥 秦公子,秦公子呃。柳赖,柳赖呃!
  柳 赖 我冇在这里罗!
  柳月娥 柳赖,秦公子在哪里?
  柳 赖 我,我,我不晓得。
  柳月娥 (摇柳赖的头)你讲不讲!
  柳 赖 我,我,我讲罗!公子躲了。
  柳月娥 躲在哪里?
  柳 赖 我不晓得。
  柳月娥 吔!你不讲!(又摇)你讲呀!
  柳 赖 躲在王师公家去了。
  柳月娥 是你的真话?
  柳 赖 是,是,是真话!
  柳月娥 柳赖,公子不在,我转来找你!(下)
  柳 赖 还要转来找我,好、好,我死得成!我躲哪里去?这……有了,躲我外婆哪只红漆柜子里去啊!(下)
  王师公 (念)手捏灯笼把,
  出外打胜卦。
  迁坛坛落坐,
  合魈魈听话。
  (坐白)牛角弯丘,
  消锣圆丘。
  别个干死,
  我得全收。
  我,王咯老师公,绰号王呷鬼,在镇上开所小小伙店,看定黄道吉日,待我将招牌悬挂。
  (唱)开张挂招牌我把日子选,
  黄道吉日就算今天。
  端起一块招牌挂在街檐边,
  来往好客进我小店。
  端起只饭甑子摆在店门前,
  汤饭热菜味又鲜,
  汤菜个钱一碗,炒菜四个钱一盘。
  煮碗小菜多放油和盐,
  只要生意好,我并不图赚钱。
  等候来往客商进店前。
  老婆婆,快来!
  师公婆 老倌子,你喊什么?
  王师公 帮我去煮一斗米饭,
  师公婆 煮一斗米得鬼呷!
  王师公 呸!我开张挂牌,讲好话罗,卖不脱,晓得晒阴米子,呸,呸!我个娘,你快去煮!
  师公婆 (婴儿哭)我个崽,娘来了。(下)
  (秦玉林进店,取招牌进内,王师公又挂起。秦玉林又端饭甑进屋,王又端出,秦关门。)
  王师公 呸!我今天开张,你吗把我的门关了?
  秦玉林 老师公呃!有鬼呀!
  王师公 你看这个书呆子,有什么鬼罗!就是有鬼,也不敢走我家来,你晓得我叫什么名字?
  秦玉林 你叫王甲鬼。
  王师公 对呀!既晓得我呷鬼,冇只咯个懵鬼走我屋来,送起得我呷,不要怕,我保险。
  (柳月娥上。)
  柳月娥 秦公子!
  (柳、秦、王三人圆圈。)
  秦玉林 (念“扑灯蛾”)
  小姐你不要慌,
  老师公不要忙。
  今夜店房宿一晚,
  两张铺来两间房。
  柳月娥 (念)相公你也不要慌,
  老师公你也不要忙,
  今夜店房宿一晚,
  一间房子一张床。
  王师公 (念)人呀人也不要慌,
  鬼呀鬼也不要忙,
  今夜店房宿一晚,
  两张铺来两间房。
  柳月娥 (念)一张铺,一间房,
  秦玉林 (念)两张铺两间房。
  柳月娥 嘿嘿!一张铺一间房!(拉秦进房)
  王师公 呸!我捣死你鬼的娘!婆婆呃!
  师公婆 喊吗咯罗?
  王师公 快出来!
  师公婆 我在喂饭得崽呷,你喊么子?
  王师公 讲你的款(注),我叫你煮一斗米,你说得鬼呷,鬼硬来了。
  师公婆 吓!鬼进了屋!唉!你总想呷鬼,如今鬼进屋来呷你了,鬼在哪里?
  王师公 鬼拖起秦公子睡在那间房子里。
  师公婆 我去看鬼。(看)哎呀,我怕。
  王师公 你怕什么?
  师公婆 我怕鬼。
  王师公 鬼怕你,你和鬼打队。
  师公婆 我要你莫呷鬼,你硬要呷,咯下鬼进屋来呷你了!
  王师公 你莫闹罗,鬼如果睡觉了,就把秦公子救出来。
  师公婆 我不来,我要带起崽走,莫得鬼吓了我的崽!
  王师公 难道见死不救,再说,鬼在师公屋里,打死人,以后我咯只师公还有人请?
  师公婆 莫搬起只鬼出来了!
  王师公 我咯娘,你莫闹,去拿索来,从这个窗子里吊出来,救了公子的性命,我夫妻也做了一件好事,保佑我的崽长命富贵。
  师公婆 保佑我个崽,我去拿索。
  注 讲款,方言。沾光的意思。
  王师公 秦公子,秦公子呃,我走窗子里来扯你!
  师公婆 老倌子,索来了。
  王师公 老婆子,你来帮忙!
  (二人把秦从窗子里拉出来,三人跌在一堆。)
  师公婆 哎呀勒,脚都跌断了,痛死人,不得了。
  王师公 我个娘呃,你莫闹好不!你闹只鬼出来就不得了!秦公子,你快去躲了。
  秦玉林 我躲哪里去罗?
  王师公 你躲南门去!快快快!(一想)嗨!去不得!南门她老外婆在那里,秦公子呃,快转来罗!
  秦玉林 老师公,你为何叫我转来?
  王师公 南门去不得,她老外婆在南门;
  秦玉林 吓!她老外婆在南门,这、这、这怎么得了?
  王师公 你躲北门去!
  秦玉林 好!(下)
  王师公 北门,(一想)哎呀!北门去不得,她的满姨娘在那里!秦公子,秦公子呃!快转来呵,北门去不得。
  秦玉林 怎么北门又去不得?
  王师公 北门她的满姨娘在那里,她在那里长来长往。
  秦玉林 到底躲到哪里去?
  王师公 你快躲到城隍庙去!
  秦玉林 谢过老师公!(下)
  王师公 咯只鬼醒来不见秦公子,找了我不得脱身,我也躲起来。
  (柳月娥上。)
  柳月娥 秦公子,秦公子!老师公,老师公!
  (柳月娥到处寻找,掐鸡脖子,鸡叫。)
  师公婆 啊嗬!你吗把我的鸡婆掐死,你去找那只呷鬼咯罗!
  柳月娥 (掐老师公脖子)秦公子在哪里?
  王师公 啊!啊!
  师公婆 你晓得呷鬼,鬼在你面前吗还不呷罗?
  王师公 秦公子在南门去了!(月娥下)
  师公婆 我要你莫呷鬼,咯下子出报了。
  王师公 不得了,南门没有人,又会来!快去躲了!
  (柳月娥复上。)
  柳月娥 老师公,老师公!
  师公婆 又来了,不得了!
  柳月娥 (进屋,又掐住老师公脖子)秦公子在哪里?
  王师公 在北门!
  (梆月娥下。)
  王师公 咯硬是只恶鬼,我呷不完,又会来!躲老君菩萨后面去。
  (柳月娥复上。)
  柳月娥 老师公!(不见人影,进屋,婴儿啼哭)
  师公婆 哎呀!鬼吔,你莫掐我的崽,你掐那只老鬼罗!老鬼呃!快出来,崽会得鬼掐死。(晏儿不哭)
  王师公 好!好!我告诉你,他在城隍庙去了。(柳月娥下)老婆子,我们在这里住不成了,要搬伙!
  师公婆 搬哪里去罗?
  王师公 搬你屋大姐姐那里去!
  师公婆 你吗搬那只鬼窝里去罗!我不去。
  王师公 那些小鬼我呷得完,不要怕,快搬!
  师公婆 等我背崽一起走。
  (一阵忙碌,搬来搬去,师公婆掉下一物,王师公拾着,用来擦汗。)
  师公婆 你做什么?
  王师公 我在擦汗。
  师公婆 嗨!嗨!(急抢过)你吗用咯条帕子擦汗罗!
  (老师公凑近嗅了`一下。)
  王师公 呸!
  (二人同下。)
  (城隍上。)
  城 隍 (念)湛湛青天不可欺,
  未曾立意吾先知。
  善恶到头终有报,
  只等来早与来迟。
  吾神,城隍是也!眼见柳月娥与秦玉林有百年姻缘之份,吾神不去搭救,但等谁来!在此小坐。
  (秦玉林急忙进庙,昏坐一旁。)
  (柳月娥追进庙门伴秦坐下,)
  城 隍 柳月娥,你与秦玉林有百年姻缘之份。因你犯有百口土瘟之灾,故尔落入幽冥,如今百日已满,明日一定还阳,你夫妻相会,你速急回归本位。
  柳月娥 多谢城隍爷搭救。(下)
  城 隍 秦玉林,休在睡内,休在梦内,吾神非别,城隍前来指引于你,柳月娥与你有百年姻缘之份,固她犯了百日土瘟之灾,故尔落入幽冥。吾神赐你阴阳宝扇一把,来日你挖开坟墓,揭开棺材,将阴阳宝扇左扇三扇,右扇三扇,你妻急刻还魂,现有宝扇在此,醒来紧记,吾当去也。这正是:不是吾神来搭救,误了凡间几多人。(下)
  秦玉林 (唱)这一阵急得我昏迷不醒,
  三魂渺渺又还魂。
  刚才睡在阳台之上,耳听城隍爷爷前来指引于我,说月娥与我有百年姻缘之分,因她有百日土瘟之灾,故尔落入幽冥,赐我阴阳宝扇,挖开坟墓,撬开棺材,左扇三扇,右扇三扇,我妻即刻还魂,只是阴阳宝扇,不知在于何地?(看)哎呀!真有宝扇一把,好宝扇啊!好宝扇!神灵请上,受玉林一拜。
  (唱)走上前来双膝拜,
  千拜万拜理应该。
  若不是神灵来搭救,
  险些一命丧阳台。
  拜别神灵抽身踩;
  去搭救小姐还阳来。(下)
  (柳春芳上。)
  柳春芳 (唱)我儿死去好悲伤,
  十二时辰痛断肠。
  (秦玉林上。)
  秦玉林 参见岳父大人!
  柳春芳 贤婿免礼,一旁有坐。
  秦玉林 小婿陪坐。请问岳父大人,您老人家有几个月娥女儿?
  柳春芳 哎呀!老汉只生一个女儿,取名月娥,并无二个!
  秦玉林 并无二个,那小姐在花园观花,摘花失足而死,为什么绣楼之上又有一个月娥小姐呢?
  柳春芳 这、这、这……
  秦玉林 岳父大人,这什么?
  柳春芳 贤婿,你问这事,为岳的实是心痛难言。
  秦玉林 有什么事情,岳父大人不要痛心,但讲无妨。
  柳春芳 贤婿有所不知,是月娥儿那天带着丫环在花园观花,我儿摘花失足身亡,是老汉难舍这条亲路,就把春香收了上来,作为义女,这件事为岳父的实是痛心,故尔未曾对贤婿言明。
  秦玉林 岳父不讲,小婿多时明白了,自从我到你家,月娥小姐并没有离开过我。
  柳春芳 怎么!我女儿没有离开你?
  秦玉林 时刻相依相伴。
  柳春芳 此话从何说起。
  秦玉林 岳父大人有所不知,我在书房攻书,小姐每晚都来到书房,陪伴我攻书,是那日我游览花园,得见柳赖祭奠小姐,我问柳赖,“小姐健在,昨晚还陪我攻书。你把真情实话告诉于我,如若不然,岂与你甘休。”柳赖对我说出实话,要我躲在王老师公家中,谁知小姐追到王老师公家中,王师公要我躲到城隍庙去,多亏城隍爷爷指引于我,说小姐有百日土瘟之灾,如今日期已满,叫家院挖开坟墓,撬开棺材,将阴阳宝扇,左扇三扇,右扇三扇,小姐即便还魂。
  柳春芳 哪个,小姐还能还魂?
  秦玉林 要还魂的。
  柳春芳 你说有什么阴阳宝扇,宝扇在哪里?
  秦玉林 请岳父大人观看。
  柳春芳 好宝扇,好宝扇!柳赖哪里?
  (柳赖上。)
  柳 赖 参见员外,见过公子。员外叫我何事?
  柳春芳 你带领家院,将小姐坟墓挖开,撬开棺材,员外自有道理,快去,快去!
  柳 赖 我就去!(下)
  柳春芳 (念)多谢城隍赐宝扇,
  秦玉林 (念)小姐已死又复生。
  (柳春芳、秦玉林同下。)
  (柳赖带家院丫环挖土撬棺材。)
  柳 赖 哎呀!小姐还活生生的。
  (柳春芳、秦玉林上。)
  柳春芳 贤婿快来!
  秦玉林 岳丈大人请站一旁,待我前来扇尸还魂。
  柳 赖 见过员外、公子,你们看,小姐依然活生生的。
  柳春芳 秦公子,快快扇来。
  秦玉林 小婿遵命!
  (秦玉林以扇扇柳月娥。)
  柳 赖 员外呃!小姐活了!
  (众丫环搀扶小姐。)
  柳月娥 (唱“倒板”)
  这一阵急得我神魂不定,神魂不定。
  浑身上下痛在身。
  猛然睁开昏花眼,
  (众喊:“小姐”!)
  我不知是阳还是阴。
  柳春芳 儿呀!
  秦玉林 小姐呀!
  柳月娥 爹爹!公子!
  柳春芳 (唱“哭相思”)
  柳月娥 (唱“哭相思”)
  先想父女难得见,
  秦玉林 (同时)先想夫妻难得见,
  三人合 谁知今日两相逢。
  秦玉林 苦坏小姐你了!
  柳春芳 儿呀!你有所不知,只因我儿犯了百日土瘟之灾,故尔落入幽冥,多感城隍爷搭救,赐秦公子的阴阳宝扇,公子将宝扇一扇,我儿还了魂,父女相会,夫妻重逢,这真是喜出望外。
  柳月娥 感谢神灵搭救之恩!
  柳春芳 儿呀,春香为父已收为义女,从今以后,要作姊妹相称。
  柳月娥 女儿遵命。
  (春香上。)
  春 香 谢过爹爹,见过姐姐有礼。
  柳月娥 何必多礼!
  柳春芳 愿儿姊妹和睦相处,互敬互爱。
  柳月娥 儿谨记在怀。
  春 香 儿谨记在怀。
  柳春芳 秦公子,你在我家发奋攻书,另择黄道吉日,你夫妻交拜,成就百年。一家大小团圆,苍天有眼,看炷清香,答谢上苍。
  (尾声,同下。)
来源:《湖南戏曲传统剧本(三三)·花鼓戏第五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戏会介绍
关于戏会
戏会成员
社会公益
资讯活动
新闻资讯
戏迷活动
送戏下乡
联系戏会
联系我们
申请入会
广告合作
关注我们
网站地图
官方空间
戏迷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