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衡州花鼓戏《张古董借妻》

[复制链接]

45

主题

50

帖子

39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0
QQ
发表于 2020-5-6 16: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张廷瑶记录;王前禧校勘
前记
  衡阳花鼓戏《张古董借妻》,又名《张古董哭城》,是《张古董磨豆腐》的下半部分。由于《磨豆腐》上下两部分关系并不紧密。衡阳花鼓戏剧团常常分别演出。衡阳花鼓戏已故名丑刘大顺(艺名连生仔)擅演张古董一角,深受群众欢迎。
  《借妻》一折,是描写以磨豆腐营生的张古董,一日上街买石膏,遇表弟杨文龙,二人同至酒店,酒后杨花言巧语骗取张的信任,向张借妻拜寿,天黑张妻未归,张乃进城接妻,行至城楼,两边城门紧闭,张在城楼惦妻哭妻,一夜未能成眠。次日闹到县衙,古董夫妻才得团圆。
  这个剧本,是衡阳花鼓戏老艺人张廷瑶同志记录,王前禧同志校勘。
  人 物  张古董  小丑
  张 妻  花旦
  杨文龙  小生
  刘志成  老生
  县 官  小丑
  江西佬
  家 院
  四衙役
  (张古董上。)
  张古董 (唱)南风悠悠北风凉,
  磨两块豆腐我称王。
  古董讲得娘爷的款,(注)
  给我娶个好婆娘。
  里里外外一把手,
  粗细事情都能干。
  越思越想越高兴,
  喝两杯美酒来到槽房。
  王老板,发财,发财!
  (内白:呃!张古董,几天冇上街?,进店来吃酒罗!)
  张古董 好罗!来哒,来哒!(下)
  (刘志成与家院同。)
  注 讲款,方言。犹言沾光,托福。
  刘志成 (引)堪叹光阴似箭,
  哪知日月如梭。
  (念)家有黄金济贫穷,
  有钱难买孝子孙。
  人家缺少珍和宝,
  膝下无儿一场空。
  老汉,刘志成,因未生三男,单生一女,取名秀英。自幼许配杨文龙为妻,尚未过门,因吾女二月二日戏耍秋千而亡,老汉有意接起这条亲路,家院!
  家 院 在!
  刘志成 请杨姑爷前来!
  家 院 是,有请杨姑爷!
  (杨文龙上。)
  杨文龙 白日莫闲过,青春不再来。参拜岳父大人!
  刘志成 不用见礼,贤婿请坐!
  杨文龙 小婿陪坐。请问岳父大人,叫小婿前来,何事吩咐?
  刘志成 叫你前来,非为别事,只因你妻,二月二日戏耍秋千而亡,老汉有意接起这条亲路。你到外面访一女子,为岳的多办嫁妆,不知贤婿童下如何?
  杨文龙 多亏岳父大人另眼相看,小婿哪有不遵之理!
  刘志成 好!速急办好,等到老汉寿诞之日,你夫妻也好来一个双来双拜!
  杨文龙 岳父请便,小婿就去访问。
  刘志成 好!
  (刘志成、家院同下。)
  杨文龙 往外面行走!
  (唱)岳父待我恩情重,
  叫我外面访女人,
  只要女子生得好,
  配对佳偶似天成。
  慢行慢走大街进,
  去到大街找宾朋。
  (张古董上。)
  张古董 王老板,少陪!好酒。
  (张古董与杨文龙相碰。)
  张古董 呃!老表呀,多久不见了。(一把拉着杨就走)吃酒去……
  杨文龙 正要同表兄来喝几杯酒,进店罗!
  张古董 呃!刘老板,喝酒。(喝酒)哎!你这个酒,喝水的样。老表,走那只酒店去吃。呃!李老板,打酒来,打好的,有钱数!(喝几杯)还有好的没有?
  (内白:还有原坛湖之酒,你拿去吃看?)
  张古董 好,要得。老板!这样酒还多打几壶来。
  (内应:好!)
  张古董 老表,生几个相公了?
  杨文龙 唉!老表哪曾知道,只因刘小姐,二月二日戏耍秋千而亡。
  张古董 亡是什么?
  杨文龙 亡就是死了。
  张古董 啊嗬!死了!
  杨文龙 是的。
  张古董 那怎么办呢?
  杨文龙 刘员外有意接起这条亲路,要我到外面借个老婆拜个寿,只拜堂,不同房,午时借,未时归。员外的陪赠就多哩!
  张古董 多少陪赠?
  杨文龙 三担六亩水田,三进六横的凉床。
  张古董 三进六横的床,哪有这大的屋?
  杨文龙 先斗凉床后起屋。
  张古董 硬先把床斗好,后才起屋,这个主意打得好。
  杨文龙 还有样好东西。
  张古董 什么好东西?
  杨文龙 还有只丈二尺高的马屎桶。
  张古董 那不要背楼梯解手?
  杨文龙 不要楼梯,用天车绞上去,盖了又吃得酒,揭开又解得手,屙屎打加官。
  张古董 哎呀!有这样好?
  杨文龙 好处说不完。
  张古董 你借个什么样的女子?
  杨文龙 那随便,反正只拜下堂。
  张古董 随便什么样女子都可以?
  杨文龙 可以。
  张古董 老表吃酒,老板,打酒来!老表呀,是亲必顾,是邻相助,这点好处就总成(注)我,就得你表嫂去,你看何如?
  杨文龙 好是好,怎奈你与我是表兄表弟的?
  注 总成,方言。即予、给、方便之意。
  张古董 表兄表弟还好些。再说,只拜堂,又不同房,午时借,未时归。这样的好事情,哪里去找啊,我答应!
  杨文龙 你答应,表嫂答不答应哩?
  张古董 你放心罗!有只这样的好事,我保险会答应。
  杨文龙 好!那就莫吃酒了,就走你家去,老板,多少酒钱?
  (内:三钱三分银子。)
  杨文龙 老板,银子在此!
  (内:好!二位好走!)
  张古董 老表你走!(把银子收了)走……
  (内;张古董呃!你怎么把银子拿走?)
  张古董 我会账,写我账上罗。老表,快走!
  (内:别人是现钱?)
  张古董 赊账比现钱还好些!我不怕你,你还怕我,丑不死的。我还冇钱给你,老表,你哪天要人?
  杨文龙 就是今天!
  张古董 那就快走!走起都有劲。到了,老表呀,你在那边站一下,得我和你表嫂讲好了,再来喊你。
  杨文龙 好!你要快点,我难等啊! (下)
  张古董 你就在哪只茅厕边站一下,我就来!老婆呃!
  (张妻上。)
  张 妻 张老板!你吗吃这多酒罗!
  张古董 (带醉意)老婆,我在街上碰哒老表。
  张 妻 哪个老表?
  张古董 杨文龙老表,在街上吃餐酒。他那只老婆,二月二日去耍秋千,从秋千上摔地下,就摔死了!刘员外有意结起这条亲路,要他走外面借个老婆,给员外拜寿,只拜堂,不同房。午时借,未时归。陪赠就多哩,三担六亩水田,三进六横的凉床。
  张 妻 哎呀!三进六横的床,哪有这大的屋?
  张古董 他那个主意打得好,先斗凉床后起屋,就象只丧罩子(注)样,罩上面就是。还有一样最好的东西,一只丈二尺高的马屎桶,你要解手了,用天车把你绞上去,盖了就吃得酒,揭开又解得手。屙屎有人打加官,(念锣鼓经)自昌自昌一打昌。屙了出来,还不要带解手纸,你把机关一按,那只和尚脑壳在你屁股上几擂,擂得干干净净。
  张 妻 你莫太懵了,哪里有些这样的事罗?
  张古董 他说是真的。
  张 妻 管他真的假的,你还想得到。
  张古董 老表说,借个人拜下堂,又不同房,这些东西就给他。老婆呃,我这个豆腐也难唐,我想把你借给他拜下堂。那我二老就要发个财,老婆,你看如何?
  张 妻 你莫得酒醉起冇名堂!我有事,有得空同你讲这些话。 (欲下)
  张古董 想走?!你不去,就来磨豆腐。
  张 妻 你豆在哪里?
  张古董 我走河里去挑砂子来磨。
  张 妻 张古董,你莫这样讲,你要这样做,后来你莫反悔呀!
  张古董 这有什么反悔呀,午时借,未时归,个多时辰,就发财!你还不
  注三 方言。丧,念霜,丧罩子,即棺材罩。
  去,别人还找不到哩。
  张 妻 张古董呀!到那时候,就莫怪我啊!
  张古董 老婆,你去弄到三十六担水田,一丈二尺高的马屎桶,我还会怪你,哪有咯样蠢人。老婆你答应去,我喊老表来,老表呃,进屋罗!我都讲好了。
  (杨文龙上。)
  杨文龙 吔!表嫂有礼!
  张 妻 不要见礼,老表请坐! (倒茶)老表吃茶。
  杨文龙 表嫂何必这样客气。
  张 妻 没有什么招待!
  张古董 这下你们二人当面讲!我讲话,你表嫂不信,说我是讲酒话,你自己对表嫂讲一讲,使她好放心。
  杨文龙 表嫂有所不知,我那妻子,二月二日戏耍秋千而亡,刘员外有意接起这条亲路,要我到外面借一个女子给员外拜寿,午时借,未时归,拜堂不同房,三十六担水田,三进六横的凉床……
  张古董 还有丈二尺高的马屎桶!
  杨文龙 是的!我岳父说:要我到外面找个女子,给我岳父拜寿,拜寿之后全副嫁妆都送给这位女子,因此老表说,要我莫找别人,就得表嫂去拜一下寿,得了这些嫁妆,不知表嫂意下如何?
  张 妻 表弟,你勤读圣贤书,必达周公礼。常言道:有钱打一壶清酒吃,劝表弟莫做这些缺德的事?
  杨文龙 好!既然表嫂不肯,我就少陪了!
  张古董 哎!老表,你怎么个人走?
  杨文龙 表嫂不肯,我还不走,还有两三个女的在等我去。
  张古董 老表,你莫走,我去讲,老婆,你吗不去罗!
  张 妻 你吗得酒醉起不明白了,借去了,还有回吗?
  张古董 我问他看,老表,我老婆说,你借去了,就不得回来了?
  杨文龙 我若不得她回来,老表呃,你看!
  (杨向地一吐。)
  张古董 准了!老婆呃,你去,老表赌了咒!
  张 妻 赌个什么咒!
  张古董 你看罗!(向地一吐)
  张 妻 这呀!吐个把唾一样!
  张古董 哎!不是的,如果他不给你回,他不是吐血,就是喷泡,你放心去!
  张 妻 张古董呀,这是你逼我去的!
  张古董 老婆,你好好去,我就走路上来接你。老表呃,你陪我老婆走罗!
  张 妻 张古董呀,衣晒在外面,干了就收好;把鸡鸭唤回来关好!你走外面去,要锁门。
  张古董 我晓得,你放心!老婆呃!你吃酒要收肉丸子给我吃!老表呃,你吗个人走头罗,我老婆胆小,过田坝口子、过桥,你要扶她走啊。(目送杨文龙,张妻二人下)我老婆真好,出去一下招呼清清白白,衣还冇干。!吔!头吗有点晕,关了门来睡一觉,等一下好去接老婆。(关门下)
  (刘志成上。)
  刘志成 (念)思叹女婿事,
  时常挂在心。
  (杨文龙同张妻上。)
  杨文龙 (念)良缘天排定,
  淑女巧相逢。
  家院!
  (家院上。)
  家 院 姑爷回来了!
  杨文龙 员外可在二堂?
  家 院 正在二堂。
  杨文龙 望你禀报一声,说我来了!
  家 院 是!启禀员外,杨姑爷回来了。
  刘志成 哈哈!姑爷来了,你说员外有请!
  家 院 是,员外有请!
  刘志成 姑爷来了!这位是……
  杨文龙 就是小婿借来与员外拜寿的。
  刘志成 哈哈,好得很,从今以后,就作父女相称,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一样,家院!
  家 院 在!
  刘志成 送他夫妻到田庄房安身,来日张灯结彩,大摆筵宴庆贺。
  家 院 姑爷!随我来!
  (三人同下。)
  刘志成 这正是:
  (念)儿女婚事安排定,
  免得老汉再操心。(下)
  (杨文龙、张妻同上。)
  杨文龙 表嫂,我有一言相劝呀!
  (唱)贤表嫂你把心放宽,
  表弟有话对嫂言。
  我娶妻本是刘家女,
  取名叫做刘金莲。
  二月二日龙出现,
  她到花园玩秋千,
  谁料她一时失了足,
  秋千之下丧黄泉。
  员外无儿单生一女,
  这条亲路不能断。
  要我访个贤德女,
  员外把她当亲生。
  全副嫁妆俱齐备,
  陪嫁彩礼样样全。
  表嫂你享现成福,
  这真是一步登了天。
  我爱表嫂人品好,
  恰似仙女下凡间。
  你美如鲜花人喜爱,
  不该插在牛粪边。
  自古人往高处走,
  莫象水往低处钻。
  我与表嫂成双对,
  佳偶天成美良缘。
  你我好似比目鱼,
  夫妻犹如并蒂莲,
  少年夫妻同偕老,
  夫唱妇随永相连。
  涨 妻 (唱“贤良词”)
  今夜晚,在田庄房,
  含悲忍泪思叹一声郎。
  你每日在外面飘流浪荡,
  懒坐书馆看文章。
  哎呀表弟呀!
  你懒坐书馆看文章。
  尊一声,少年郎,
  有辈古人对你讲,
  你那里如若不相信,
  哪一个贪色有下场。
  哎呀表弟呀,
  看哪—个贪色有下场。
  西门庆,金莲娘,
  二人贪色毒害武大郎。
  怒恼武松杀了西门庆,
  潘金莲也在刀下亡,
  潘金莲也在刀下亡。
  阎婆惜,张三郎,
  勾勾搭搭不象样,
  逼得宋江杀了阎婆惜,
  阎婆惜死后活捉张三郎,
  阎婆惜死后活捉张三郎。
  有红娘,献美艳,
  柳眉杏眼勾魂**,
  红粉抹脸迷人死,
  胭脂点嘴害人肠,
  胭脂点嘴害人肠。
  有昏王,心不良,
  纣王无道丧家邦。
  唐明皇宠爱贵妃女,
  到后来命丧于安禄山,
  到后来命丧于安禄山。
  叫一声,贤表弟,
  勤读诗书看文章。
  读了诗书知礼义,
  一举成名天下扬。
  哎呀表弟呀,
  一举成名天下扬。
  (杨文龙与张妻同下;张古董上。)
  张古董 哎呀!太阳落水了,老婆还冇回,喂!你看那前面有一抬马屎桶的没有?哦!没有。吔!会拐场,还是自己去走一趟,老婆招呼我把鸡鸭关好。(唤鸡鸭)鸭婆咧咧……嚼……(关鸡鸭)我老婆还晒套衣在外面。(收衣,锁门)
  (唱“四川调” )
  眼看太阳落了西,
  借我的老婆缘何不迭她回。
  她说午时借未时有归,
  莫非他说话口不对。
  使口不如自走,
  求人不如求己,
  我看他动的什么棋。
  (张古董与上场的江西佬相硅。)
  江西佬 呃!张古董,你吃我的药,怎么不还钱?
  张古董 莫扯罗!我有急事罗。
  江西佬 有急事,吃药不数钱,人都会不到。今天莫罗嗦,(拉张)请你拿钱!
  张古董 莫急罗,你拉了我也是空的。俗话说该(注)人一千,莫在路上拈,我有只屋罗!
  (内:“扛城门啊!”)
  张古董 好!倒霉,碰了这个冤枉鬼。喂!老总呃!做点好事,请你开下城罗!
  (内:“不行!”)
  张古董 走栅子门出!(走)
  (内:“关栅子门罗!”)
  张古董 好!死得成。呸,你这只倒霉鬼,今晚怎么办罗!
  江西佬 跟你倒霉!来睡城楼。
  张古董 哪个还有半截稿荐在这里。我睡这个地方。咯只地方还扫光了。(起更)
  张古董 唉!睡不觉,午时借,未时归。现在关门为酉,点灯为戌。堂都拜过了。要入洞房啦!不晓得兴闹洞房不?如是兴闹洞房,闹一夜到天光就好了。唉!不可能呵,一个青春,一个年少,干柴伴火,岂有
  注 该,方言。此处即欠的意思。
  不燃,我老婆吃亏了!老婆呀,我老婆,我个老婆啊!
  (唱“哭皮”)
  张古董、睡城楼,
  咬牙切齿我恨声老表。
  你说要借我的妻并冇打句口(注一)。
  你应当识你的信当(注二)走。
  望不见我的妻心内如火烧,
  痛断肝肠心如刀绞。
  表弟你丧了良心做事不望后头,
  你平白无故拆散我渡桥。
  哎!这样的强盗,我还认得他,我明日点把火,我要烧了老表栋屋。
  江西佬 吓!要烧老表的屋。(打张古董)
  张古董 哎哟,你吗打人罗?
  江西佬 你为什么要烧老表的屋。
  张古董 呸!我烧杨文龙老表的屋罗,我又冇烧你江西老表的屋。哎哟,硬捉哒我打餐饱的。
  江西佬 你哭尸哭魂,讲又不讲明白,怎么怪得我呢?
  张古董 我不怪你,我信如鬼打我一餐一样。
  江西佬 我要睡觉了,你不要嚎了!
  张古董 你到睡得着,我吗睡得着罗!(起二更)光起眼睛也要来睡一觉嗨!睡不着,好了。把床半截稿荐都磨烂了,在家里老婆带起我睡,倒床上就
  注一 ?口,方言。说话不理直气壮,支吾其词。
  注二 信当,方言。守信任的意思。
  睡觉了。今晚有鬼,硬睡不觉。话又说回来,一桩这大的事在身上,吗睡得觉罗!唉,我早晓得,冇要我老婆多系几根裤带子,也要好一点。唉,又有什么用罗!世界上有得不吃莞(注)的牛,更冇得木吃肉的猫,黄牛攀只酽潲桶,他哪还会出嘴巴罗!我老婆吃亏了。(顿足捶**)老婆呀,老婆呃!今晚吗得天光罗!
  (唱)听谯楼鼓打二更,
  思前想后悔之已晚。
  我不该想他只马屎桶屙屎有人打加官,
  又不该想他三十六亩水田。
  他做一套鬼把戏专名把人骗,
  他花言巧语把我乱(哄)。
  我老婆见识比我强得远,
  她说一去冒得打转。
  我越思越想心越恨,
  我要与老表去把命拼。
  嗨!他无情,我还有什么义,我磨快把刀,要杀了老表。
  江西佬 他要杀老表,老表犯了什么法?到要问他!(摸到张古董又打)
  张古董 哎哟,打死人啊I你吗又打人罗?
  江西佬 你要杀死我,我还不打你。
  注 莞,方言,即稻草。
  张古董 我杀杨文龙老表,又冇杀你江西老表,你抓了我就打,人都打死!
  江西佬 你又不讲明白,怎么怪得我。
  张古董 我不怪你,只怪我今晚碰只鬼!
  江西佬 不要嚎了,嚎起老子睡又睡不觉。
  张古董 你睡你的,你莫管我。(摸黑走动,失脚跌倒)哎呀!这是我娘爷做的好事,这一下跌下去,七月半都不得回。(起三更)吔!天光了,嗨!是只来屎星。(注)天老爷!你吗还不天光罗!天老爷,你今夜吗有一年咯久罗!
  (唱)听谯楼更鼓三下响,
  想烂肝花痛断肠。
  爷娘生下我独自一根秧,
  一人独占三大房。
  无后为大不孝绝我的香火堂。
  不孝之罪我还有三,
  死在九泉下心也不得甘,
  无有颜面去见爹娘。
  恨一声杨文龙你把良心丧,
  平白无故拆散我一对鸳鸯。
  一二到三更四更五更过了堂,
  好了!要解小便了,又不晓得他睡在哪一边?他来打我,总是从那方来,我走这边去,总不得坏事。(小便)
  注 来屎星,方言。即流星。
  江西佬 呕!(吐)你屙脓屙血,屙在我口里!
  张古董 好,不得了!
  (唱)江西老表你硬是个吃尿的。
  (内:“开城啦!黄泥!河水1”各种叫卖声,热闹非凡。)
  江西佬 张古董,你哭什么?
  张古董 你莫拖哒我,我有急事去!
  江西佬 什么急事,告诉我罗。
  张古董 老表借我的老婆去了!
  江西佬 我借你什么老婆?
  张古董 你到是只江西老表,我说的是杨文龙老表!
  江西佬 张古董,老婆都有借,你借个把我!
  张古董 呸!我一个老婆借了还不得回,我还有什么老婆借。
  江西佬 张古董,你老表把老婆退给你就算了,如果不退,你就告了他,打官司冇得钱,走我江西帮里来拿!(下)
  张古董 好!吔!李老板,呷只油川子。(边走边吃)肚子有点力了。
  (内:“张古董,吗不数钱罗?”)
  张古董 来往生意,我送豆腐给你吃。
  (内:“我还冇开张。”)
  张古董 生意是好的!
  (内:“碰了这只财神老爷。”)
  张古董 我请问你老人家,刘志成员外在哪家住?
  (内:“到上面转弯就是北门,第三家大房子就是。你问什么?亲酒昨天做了!)
  张古董 他借个老婆还做酒!
  (内:“你怕有点审(注),哪里有老婆惜罗,是讨的。”)
  张古董 是借的罗!你还晓得我咯多!
  (内;“我不爱同你讲,你走!”)
  张古董 我问你,昨晚他闹洞房没有?
  (内:“我听了那些吃酒的讲,有闹房,洞房入的早。)
  张古董 嗨!我老婆吃哒亏,(急走)总是这几间屋,我请问老伯伯,这个是刘员外的家?
  (内:“是的。”)
  张古董 杨文龙住在哪间房子?
  (内:“他昨天讨了老婆,夫妻住在田庄房,就是左边那栋房子!”)
  张古董 谢谢你老人家!你困得好,还冇起头,(捶门)开门,开门!
  (杨文龙、张妻同上。)
  杨文龙 清晨大早,谁叫门。(不认)叫化子。
  张古董 吓!叫化子,你就不认得我了?
  杨文龙 认得你是谁。
  张古董 我是张古董,老表啊,你还对得我住吧?
  杨文龙 什么老表,叫化子。
  张古董 叫化子也要得,我要我的老婆。(到处找)老婆呃!
  注 审,方言。意即愚昧、痴呆。
  老婆呀!老婆,哎!
  (哭)我个老婆呀!
  (唱“哭皮”)
  未开言叫一声我的贤德妻,
  为夫有话对你说实。
  昨日在大街碰了杨文龙,
  他拉我进入酒店内。
  他笑容满面把酒敬,
  说是表兄表弟多年冇会席。
  边饮边酌他花言巧语讲了一大堆,
  他说要借一房美貌妻。
  又说午时借过去未时就有归,
  还有全副嫁妆赠送回。
  酒群懵了心我不该贪便宜,
  说我的老婆借给你。
  我死懵只脔心冇和妻商议,
  我酒后无德错乱为。
  老婆你不肯去我不该将你逼,
  反手关门悔后迟。
  我见妻冇回心里着哒急,
  赶到中途我来接你。
  我刚刚要进城城门紧紧闭,
  我睡在缄楼五更哭妻。
  今早我赶起来他见面一声呀雀呸!
  谁料他斢脸就不认亲戚。
  一切是我错如今我知悔,
  走上前来双膝跪。
  我拜贤妻无别事,
  拜请我个老婆你要跟我回,
  哎呀,
  我的妻!
  张 妻 (唱)一见张古董我肝肠裂碎,
  你害得我一夜何曾安息。
  只要有酒醉你哪还有夫妻,
  你又不是三岁搭两岁。
  生米煮成熟饭你再哭也无益,
  难道为妻先没告诉你。
  看在爹娘面上前来扯起,
  夫妻这旁来商议。
  你说话不要怕胆子放大些,
  你问他讲不讲道理。
  天外还有天,墙倒众人推,
  问他给不给我回。
  他若给我回,你权且忍口气,
  表兄表弟依然是亲戚,
  他若不让我回,县衙去告急。
  公堂之上我自有道理。
  哎!夫呀!
  张古董 (唱)贤妻说此话为夫就有把握,
  到底是恩爱结发妻。
  我骂声杨文龙你咯只混帐鬼,
  你做出事狼心狗肺。
  我到是表兄,你到是表弟,
  你六亲不认全有通人气。
  你枉读圣贤书,不达周公礼,
  你读书坐在牛栏里。
  律上有现款,你吗全不知,
  弟夺兄嫂有一项大罪。
  既然你不仁,莫怪我无义,
  划过龙船才来认亲戚。
  老实告诉你,我也不是好惹的,(抓住杨文龙)
  公堂之上我要告了你!
  走!
  杨文龙 拉什么,打官司告状,难道还惧怕你!
  张古董 好!那就走!
  杨文龙 走就走!
  张古董 老婆呃,走!
  (三人同下。)
  (众衙役上,呼威。)
  (县官上。)
  县 官 (引)做官不与民作主,
  枉受朝庭爵禄恩。
  (坐)做清官犹如父母,
  爱黎民如当手足。
  本县,正堂张,我的人!
  众衙役 在!
  县 官 今天是什么日期?
  众衙役 三八日朝。
  县 官 把放告牌悬挂头门之外。
  众衙役 是!
  县 官 有人来打官司,报与本县知道。
  众衙役 是!
  (张古董上。)
  张古董 衙门里有没有官老爷! (往里面走)
  衙役甲 哎!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做什么的?
  张古董 我来打官的。
  衙役甲 你来打官司的是不?
  张古董 是罗!
  县 官 他是什么人?
  张古董 老爷,我是来打官的。
  县 官 哎!你是来打官司的?
  张古董 是罗!
  县 官 你为什么事要打官司呢?
  张古董 老爷!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张古董,我专在你衙门里卖豆腐。(走近县官)老爷,我投(注)你。
  县 官 哎!你投我?我又不是你的房亲户霸。你要禀告老爷。
  张古董 要禀告老爷?
  县 官 是罗。张古董,老爷给你说明白,你既来打官司,就不是你平常来卖豆腐那样,这要象个打官司的样子,要跪下来讲!
  注 投,方言。告诉之意。
  张古董 都是地方两个熟人,那又何必下跪哩!老爷!
  县 官 这是堂规,不依规矩不能成方圆。
  张古董 老爷呃!我遵规矩。(跪下)
  县 官 这才象个打官司的样儿,张古董,你就从直讲来!
  张古董 我叫张古董,做豆腐生意,前天我进城买石膏,在街上碰见了杨文龙老表,他说要借个老婆,说午时借,未时归,只拜堂,不同房。还有全副嫁妆陪嫁,有三十六亩水田,还有只丈二尺高的马屎桶,盖了吃得酒,揭开又解得手,屙屎还有人打加官。老爷呀!他说老爷最近出了告示。
  县 官 什么告示?
  张古董 (念)告示城门贴,
  双身公要借堂客。
  双身公堂客不借单身公歇,(注一)
  要剁头充军游外国。
  剁脱脑壳还不准出血。
  老爷,你出这样的告示,我若冇得老婆打转,我找哒老爷就不得脱壳(注二)。
  县 官 老爷怎么会出这样的告示,横直是胡说八道。张古董,他二人来了没有?
  张古董 都来了!现在堂口之外。
  县 官 张古董,你站过一旁,不要乱动!来呀!
  众衙役 有!
  注一 歇,方言。即睡觉。
  注二 脱壳,方言。即罢休。
  县 官 传杨文龙上堂听审!
  众衙役 传杨文龙上堂。
  (杨文龙上。)
  杨文龙 报!杨文龙告进。报,杨文龙告进。叩见父母老爷!
  县 官 下跪何人?
  杨文龙 学生杨文龙!
  县 官 怎的不抬头?
  杨文龙 有罪。
  县 官 恕你无罪!
  杨文龙 谢过!
  县 官 杨文龙,你知不知罪?
  杨文龙 学生知便知罪,不知罪犯哪条?
  县 官 张古董告了你!
  杨文龙 他告我何来呢?
  县 官 告你强夺人家的妻子。
  杨文龙 启禀父母老爷,我岂能强夺别人的妻子,我是明媒正娶的。
  张古董 你咯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着县太爷的面都说冤枉话,我不打你。(打杨)
  县 官 张古董,打不得!(下堂拦阻)打不得,哎哟。
  张古董 有良心的家伙,我不打你!
  县 官 张古董呃,你吗在公堂上打架罗!这是以理服人,若是以打服人,那还要老爷做什么?!
  张古董 我肚子里气不得出!
  县 官 再不许打了,你这些吃冤枉的,人家打架就要扯开,打死人丢衙门里怎么得完工罗!(上堂)杨文龙,你要从实诉来,免受刑法。
  杨文龙 大人暂息雷霆怒,
  众衙役 啊!
  杨文龙 两旁罢却虎狼威。容学生以下前来禀上:学生杨文龙乃是北门刘志成员外的女婿,因我妻二月二日戏耍秋千而亡。员外单生一女,就有意接起这条亲路,员外拿了三日两银子,要我到外面明访暗察,挑选一位女子,员外把她如当亲生女儿一般,我去了三百两银子,娶来一房妻子,张古董他疯疯癫癫说是她的老婆。
  张古董 老爷呀!
  县 官 你不要讲话!杨文龙,你讲!
  杨文龙 学生哀哀上诉,伏望父母老爷作主。
  县 官 是你的实话?
  杨文龙 并无半句虚言。
  县 官 好!那民女现在何地?
  杨文龙 现在堂口之外。
  县 官 张古董、杨文龙。你们二人暂且退下,待老爷审问民女。
  (衙役甲、乙押送张、杨两边下。)
  县 官 来呀!
  众衙役 有!
  县 官 传民女上堂!
  众衙役 民女上堂!
  (张妻上。)
  张 妻 报!民女告进。报,民女告进。叩见老爷!
  县 官 下跪可是民女?
  张 妻 正是。
  县 官 怎的不抬头?
  张 妻 有罪不敢!
  县 官 本县恕你无罪。
  张 妻 谢过老爷。
  县 官 啊呀!你吗生得好,你吗生得妙。
  众衙役 呼啊!
  县 官 老爷上堂要你呼威,就好象没有吃饭的样,这老爷还没有看实在,你呼什么?
  众衙役 堂规要紧。
  县 官 你们也知道堂规!好的,这一民女,杨文龙说你是他的妻子,张古董说你是他的老婆。你今天来到本县堂前,就要从实讲来,免受大刑。
  张 妻 启禀老爷,民女乃是张古董的老婆。
  县 官 是你的实话?  。
  张 妻 在大老爷堂上焉敢调谎。
  县 官 来呀!
  众衙役 有!
  县 官 带张古董、杨文龙上堂。
  杨文龙 叩见大老爷!
  张古董 老爷,这就是我的老婆!
  县 官 跪下,不要讲话。杨文龙,你说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在家作甚?
  杨文龙 我的妻子在家剪花绣朵。
  县 官 张古董,你的老婆在家作甚?
  张古董 我的老婆在家磨豆腐。
  县 官 老爷前来看过明白! (验手)你看她十个手指都磨成疔(茧)了。唗!大胆的杨文龙,明明是你强夺张古董的老婆,却说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剪花绣朵,手上能冇疔吗?她十个手指磨成了疔,岂不是个磨豆腐的。你枉读圣贤书,不达周公札。做出这等违条犯法之事,这还了得,来呀!
  众衙役 有!
  县 官 把杨文龙拉了下去!重责四十大板。
  杨文龙 大老爷开恩!(取出一锭白银,递给县官,县官司接银装在帽内)
  众衙役 打!打!打!
  县 官 不要打了,打死了人,要偿命的!
  杨文龙 谢过老爷不打之恩。
  县 官 杨文龙,老爷如不念你是个读书之人,定要打你几十板子。从今以后,有钱打壶清酒吃,再不要干这犯法之事了。
  杨文龙 多谢老爷的训教。
  县 官 你好好回去!
  杨文龙 谢老爷!(下)
  县 官 张古董,你这样一个好老婆,缘何舍得借与别人,倘若老婆不好,去而不返,岂不人财两空,怎会再来跟你磨豆腐发卖!从今以后,酒要少饮,不要再生蠢念。有几天没做生意了。
  张古董 四、五天没做生意了。
  县 官 几天冇做生意,岂不衣食困难!
  张古董 借一点吃一点,做了生意再还。
  县 官 本县要打杨文龙四十大板,他是有钱之人,愿罚不愿打。他拿了一锭银子。老爷送与你夫妇买些豆子做本钱,夫妻二人省吃俭用,苦度日月,下堂去罢!
  张古董 谢过大老爷。
  张 妻 谢过大老爷。
  县 官 不必言谢。
  张古董 我明天送豆腐来!(二人下)
  县 官 堂事如何?
  众衙役 堂事已毕。
  县 官 响鼓退堂。
来源:《湖南戏曲传统剧本(三三)·花鼓戏第五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戏会介绍
关于戏会
戏会成员
社会公益
资讯活动
新闻资讯
戏迷活动
送戏下乡
联系戏会
联系我们
申请入会
广告合作
关注我们
网站地图
官方空间
戏迷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